【他乡人说楼塔】我与楼塔的不解之缘

【他乡人说楼塔】我与楼塔的不解之缘

颜林华简介

一个行走中的文字爱好者。现供职于萧山电视台新媒体中心,萧山区作协会员。

​【他乡人说楼塔】

我与楼塔的不解之缘

“巍巍怪石立溪滨,曾隐征君下钓纶。东有祠堂西有寺清风岩下百花春”。唐代诗人王勃游历仙岩山后,留下了一段动人诗句,至今广为流传。位于萧山最南端的千年古镇楼塔,自然风景秀丽,历来人才辈出。.境内的几座高山俊秀无比,且每一座都颇有灵气,背后更有不少流传至今的美丽传说。村坊之间绿水长流,每到一处,都似乎描绘出了一幅独具特色的民俗文化图。人杰地灵的楼塔,素来便有 “半是仙源半是城”的贴切评价。

第一次去楼塔,应该是去喝同事小王的喜酒。

小王是典型的楼塔山里人,长得比较魁梧。他戴着黑框眼镜,写一手潇洒飘逸的钢笔字。后来我知道,楼塔人非常热衷于泼墨写意,镇内成立了萧山农民书画协会楼塔。我曾在江寺公园参观楼塔诗楹书画专展,亲眼看这些勤劳朴实又多才多艺的山乡来客挥毫泼墨,通过书画作品把自己内心深处的美好愿望诠释得淋漓尽致。楼塔人颇有才气,这是我对他们的第一印象。

小王算是一个坐办公室的白面书生,但某一天他赤裸着上身,站在楼梯口削甘蔗的场景,让我至今记忆犹新。或许不拘小节,也是楼塔人的一大特征吧。他平时工作认真,但个性耿直﹑大大咧咧,以至于很多年过去了依旧是孤身一人。后经人介绍认识了一位姑娘,费尽周折后,终于修成正果。所有人搁在心里的那块石头这才落了地。我也借此机会,来到了心心念念的楼塔。

楼塔离萧山近36公里,抵达时已是掌灯时分。令人兴奋的是,小王家的老宅恰好位于百药山脚下。夜幕中的大山高耸入云,分不清到底山比云高还是云在起落。第一次见到那古色古香的雕花木床,我的眼前浮现出一位略带羞涩的大家闺秀。只见她端坐床沿,揽镜梳妆。那欲说还休的样子着实让人怜爱。恍惚的我沉浸在幻想里,竟然只记住房间里那个大红的木制马桶。楼塔的古村落,似乎到处遗落着这样的古老故事。

2014年十月,我第二次来到楼塔。尽管之前透过前辈们的文字,早已在梦里与楼塔邂逅了千回万回。

 我们跟随热心的一生如花,来到了位于雪湾大山脚下的雪环村。花姐家算是村里的地标,外墙上悬挂一块牌子:雪环小店。家门口便是村里的活动广场,一块醒目的蓝色标牌上书"果韵雪环桥头文化广场"十个大字。窃以为,一个韵字用得非常之妙。由此可见,楼塔人的才情,早已渗透到了村里的每个角落。一座六角亭子,全用大石砌成。亭上不知何人书写了几个大字,放眼望去苍劲有力,颇有大家风范。走进亭子里,只见顶上密密麻麻刻满了字,想必此处也是文人墨客聚集地吧。我去的那日,正有一位八十几岁的老人端坐亭内,据说是一位久经沙场的退役老兵,不由令人肃然起敬。

来到雪环,村里那座标志性的老房子不得不去参观。老房子的横梁上雕刻着一只栩栩如生的龙。它居高望远,显得气势非凡。门窗一看就是匠人精雕细琢而成的,精美的雕花窗户,虽经年累月却并不觉得黯然失色,着实令人惊叹。古色古香的各式家具,保存完好的竹制晒谷垫,看似年代久远,却又穿越一般近在眼前。斑驳陆离的墙面上,雨水冲不走那隐藏着的古老故事。悬挂在大门上的铜质门环,锁不住老房子里的悲欢离合。除了雪环的老房子,楼塔还有不少保存完好的老街,非常值得厌倦城市喧嚣的人们去访古探幽。把自己放空,用自己的初心,去和自然交流,和历史对话。

雪环村位于雪湾大山山脚下。巍巍雪湾山,常年绿树成荫,花草相映成趣。山脚下大片竹林间尚有小路可供人穿行,大约只走了半盏茶的功夫,路就似乎到了尽头,只能原路返回。想来这也算好事,就留着这样一片原生态的处女地吧!不要去惊扰她,她一定会像母亲一样一如既往地守护着楼塔儿女的。

下山后,花姐带我们来到了杭钢退休工人楼明昌老人的家中。走进院子就看到了满园的盆栽花草长势喜人,其中一棵石榴树上还结出了大大的石榴。迎面走来一位年龄八十有余,但双目炯炯有神的老者,便是楼老了。这幢外观看去老旧的两层小楼,里面却别有洞天。老人酷爱竹雕,整个二楼除了放置了一张雕花木床以外,其余几乎成了一个雕刻品展览馆。柜子里最多的是笔筒。精挑一段优质竹筒,花上大半月甚至一个月时间,费心雕刻完成。作品表面用画笔涂上了各种颜色:有鲜艳欲滴的寒梅,也有栩栩如生的各种动物。老人见我们兴趣浓厚,又拿出一个造型特别的根雕,其形状像极了一头奔跑中的小狮子。狮子头在老人的巧手塑造下,仿佛露出了奋勇直前的表情。从刻画得惟妙惟肖狮子身上,可见楼老的功底非同一般。心灵手巧,淳朴好客,这些人性的优点再次在楼塔人身上得到了验证。

再一次去楼塔,就是托了金老师的福了。他带着我们实地体验了一个热闹非凡的传统节日------半年节。一到佳山坞的大石头边,看到眼前的一汪碧水,顿时觉得炎热的夏日清凉了许多。忍不住信口胡诌起来“山美水甜佳山坞,天上人间避暑处。高朋满座佳节到,热火朝天把怀抒。”第一次参加楼塔半年节,可惜错过了许多精彩的表演。楼塔最具代表性的细十番演出,至今仍没有现场欣赏过,实属遗憾。

晚上出了一点小插曲:大家在道地上准备吃饭的档口,忽然狂风四起,乌云密布。(看来当年半年节祈雨的传说并非空穴来风啊!)大伙匆匆忙忙把桌子搬到了客厅里,继续边聊天边感受着外面的狂风暴雨。岂料坐下不过几分钟时间,唰一下停电了,整个世界陷入了一片黑暗。好客的楼塔东家,自己不吃饭,举着手电筒照亮大家,还笑言这样可以减肥……

每年农历六月十四,楼塔山乡热闹如同春节。村民杀猪宰鸡,宴请宾客。半年节逐渐演变成了亲人团聚的一个重要节日。这样一个颇具特色的民俗习惯保存至今是一种伟大的传承。人们在半年节中再次感受到了楼塔人的热情好客、善良纯真。当然,我还得感谢来回接送的黄老师。我与楼塔,也算结下了不解之缘。

楼塔这片神奇的土地上,还有过许多曲折动人的故事:据清康熙《萧山县志》记载,今楼塔的百药山乃东晋许询修炼之所元度岩,还有仙人洞,岩洞出云,花木皆香,可以疗疾,故称百药山;又有人说吕洞宾曾在山中被砍柴人奚落,气得把葫芦里的灵丹妙药满山一倒,便长出了各种各样的草药,因而形成了百药山;有人说明朝御医楼英治好了朱元璋的顽疾后名噪天下,却不贪恋高官厚禄, “以老赐归回到家乡楼塔继续行医救人,在后世传为佳话;也有人说施耐庵和罗贯中曾在楼塔某处小住,因而这地方得名为施罗坞”……楼塔还是有名的篮球之乡,真要详述我和楼塔之间的缘分,那可真是三天三夜都未必说得完。

且留点念想,为下一次造访楼塔,做个铺垫。


后记:承蒙作协俞主席不弃,2016年6月仓促而就的《我与楼塔的不解之缘》有幸入选《楼塔故事》。仅仅只是一册地方性的小书,在浩瀚书海里如沧海一粟那么普通。但也由此可以看出,勤劳朴实的楼塔人,大多散发着一种叫做“文化”的气息。

   2014年的10月,我和同事们一起来到楼塔雪湾大山脚下,仰望大山之后,走进了楼明昌老人的院。。。。。。

    我总觉得,我与楼塔的故事,还会有很多。

    放几张14年用手机拍摄的楼塔照片,以飨粉丝。当然,这只是楼塔极为普通的一个角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