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楼氏 历史人物】晚清将领楼殿英的传奇人生!

【中华楼氏 历史人物】晚清将领楼殿英的传奇人生!

【中华楼氏 历史人物】

晚清将领

楼殿英的传奇人生

楼殿英,谱名君生(1853——1937),萧山楼塔人,仙岩楼氏31世。因生于清咸丰二年壬子十二月十九日(公历1853年1月27日),旧时以干支纪年,其长辈以壬子的“子”字,为其取小名“阿子”,后来楼家塔人都称呼他“阿子太公”。其故居在楼家塔村上街,东楼家庙上祠堂后厅东北角。家境贫寒,髫年未能入塾庠读书,虽少文墨,但性聪慧,好侠义,志高远,终成楼塔之人杰。

 少小从军 尚武情结天注定

清同治年间初(1862——1864),其时太平天国政权已陷入穷途末路,气数日薄西山。从最高领导阶层到普通士兵,都完全和10余年前起兵时的初衷背道而驰,走向了历史的反面。太平军为保障给养和补充兵员,每到一地就实施烧杀抢掳,生灵涂炭,罪孽深重。同治元年(1862),太平军某部窜至萧山楼家塔,在杀人、放火、抢掠后,不可思议地将年仅10岁的楼殿英抓走,楼殿英系家中长子,有一弟尚年幼,其父母整日以泪洗面,给一个家庭留下撕心裂肺之痛。

年幼的楼殿英失去了温馨之家、父母之爱,童年之乐,随太平军辗转湖南、湖北,见惯了战场的残酷和血腥,胆略与日俱增。同治三年(1864),太平天国灭亡,13岁的楼殿英漂泊于湘鄂两省,忍饥挨饿,身无分文,有家难归,一名流落异乡的儿童,尝尽了人间的酸甜苦辣。

同治五年(1866),15岁的楼殿英为了生存,加入了清军长江水师,驻防湖南多年。在少年时代,就随军沙场征战。因身体素质好,吃苦耐劳,勤学武艺,作战骁勇,获得六品军功。同治七年(1868),17岁的楼殿英保以把总(清武职正七品),尽先补用,并赏戴蓝翎,成为当年清军武童中的佼佼者。后深入湘西,积年防剿,又立军功,同治八年(1869),以千总(武职正六品)尽先拔补。

同治十年(1871),20岁的楼殿英思家心切,辞去军职回到阔别10年的家乡楼家塔。10年前的总角孩童,已成为一个身材魁梧,膂力过人的英俊后生。在清军效力五年的磨砺,楼殿英武艺大有长进,能开数石硬弓,却百步穿杨,绝技惊人。在家乡他练武不辍,矢志再度从军报国,建功立业。

同治十三年(1874),23岁的楼殿英参加萧山县学甲戌科武生科考,中第六名武生。光绪十五年(1889),浙江省举行己丑科乡试,楼殿英中式第六十四名武举。

  驻防台湾 枕戈寝甲护金瓯

光绪十七年(1891),楼殿英南渡台湾,任基隆金砂总局巡查。充屯兵正营帮带(清制武职官带的副职)。后任台北隘勇中营管带(清末军制,称统辖一营的长官,海军的舰长亦用此职),兼管屯兵正副左右等营。随后以剿番出力,得保免补千总(武职正六品),以守备尽先补用,並由蓝翎换戴花翎。

光绪二十年(1894),朝廷钦旨升守备(武职正五品),驻防台北。在楼殿英任守备期间,台湾外患内忧。外患是日本经“明治维新”后,国力強盛,对中国的宝岛台湾虎视眈眈,觊觎垂涎;内忧是台湾本土外族也频发图谋不规之举。楼殿英深知驻防台湾责任天大。他一方面強化守军的演练,立足备战,绷紧誓死捍卫疆土,寸地不失这根弦;另一方面肃整军纪,加強巡防,枕戈达旦,全天候守卫海防。在一年多时间里,楼殿英和守军全体官兵,是提着头颅卫戍台湾的。因楼殿英恪尽职守,严阵以待,在他的任期内,台湾海防,固若金汤。

光绪二十年(1894)下半年,日本发动侵略中国的战争,这一年是旧历甲午年,史称“甲午中日战争”。这场战争因日本蓄谋已久,而清政府仓皇迎战,终以中国战败,清政府北洋水师全军覆没而告终。

光绪二十一年《1895》,清政府派李鸿章到日本马关(今下关)签订屈辱的《马关条约》,割让辽东半岛、台湾全岛及附属岛屿给日本,赔偿日本军费银二亿两。

《马关条约》签订后,楼殿英奉朝廷命撤离台湾。这位有血性、有军事才干的卫戍将领,无奈中又带着绝望,自已呕心沥血营造的抵御外敌的铜墙铁壁,竟唐捐虚耗,想不到泱泱大国不敌弹丸小国,宝岛台湾成了小日本的战利品。撤离时楼殿英捶胸顿足,泪洒台北。

 一生戎马 千锤百炼育将才

光绪二十一年(1895)五月,楼殿英奉命率部撤至上海吴淞口,后又调防海南。光绪二十四年(1898),因黑龙江漠河矿务局督办徐某的力荐,调赴观音山峰口总理粮台,兼管各厂事务。任内兢兢业业,以职业军人之作风,实施军事化管理,业绩斐然。朝廷保以都司(武职正四品),尽先补用加游击衔(武职从三品)。

光绪二十七年(1901),奉亲庆王调派,赴京城北京协办稽查皇城地面卫戍事宜。任内为擒获著名匪首立功,上奏朝廷保以游击尽先补用参将衔(武职正三品)。光绪二十九年(1903),回浙江本省原标后补,初任浙江铁路总稽查署理,后任衢州城守营都司。

光绪三十三年(1907),委署提标后营游击篆务(武职正四品)。

光绪三十四年(1908),朝廷檄文委署中军参将篆务(武职正三品),兼署调烟局总办,后升护理浙江提督军门(武职从一品)。

楼殿英少小从军,屡立军功,继而又通过科举登第,凭武功和军事才能,台阶式的步步高升,在知天命之年,成为浙江绿营(汉军)的最高军事长官,楼塔历史上又一个将才。

德高望重 故乡楼塔传口碑

楼殿英告老还乡回到老家楼塔后,仍坚持练武不辍。每天清晨双手擎举着200斤重的石墩,走到离家一里许土名“东纪坞”庙前的单孔石拱桥,然后折返。乡亲们见他练功如此投入,就说,阿子太公年纪大了要多保重身体。他回答说,我这副老骨头还硬朗,一旦发生战事,我还能上阵厮杀。在60多岁时,他单手能举起一只“稻桶”(当地一种水稻脱粒用的木制农具,重约150斤)。舞起大刀来呼呼生风,脸不改色气不喘。他胃口好,食欲強,能一餐吃完一个10余斤的猪头。他臂力出奇,两手能拎起两脚箩稻谷健步行走(“脚箩”即竹箩,当地一种用竹篾或竹丝制作的用来装稻谷的家具,“一脚箩谷”重100斤左右)。

楼殿英热衷于家乡的公益事业,办团防以护地方平安;筑堰坝以利农田灌溉;建凉亭以供路人憩息;设义倉以防灾年饥荒;修道路以便乡亲出行。这些义举善事,他都领先发起,慷慨解囊。民国八年(1919),楼家塔建造村口大溪上长45米,宽4米的州口石桥,他是建桥执事之一。

楼殿英又是邻里纠纷的调解人,有乡亲发生口角,有人发生斗殴,有人准备诉讼,经他劝说,当事人都心服口服,顿时风平浪静,倾刻和解言欢。

民国二十六年丁丑(1937)六月初十日,楼殿英在家中无疾而终,他走得从容安详。按当地年龄以干支纪年虚岁计算的习惯,享年86岁,在当年可称高寿。其寿域在村西北一里许土名“白石坞”的山坡上,墓地青山环绕,茂林修篁,墓前有一小水潭,水如明镜,长年不涸,佳城灵秀。

楼殿英头戴二品花翎,身穿朝服,足蹬朝靴,佩挂朝珠,随带佩刀入殓。出殡那天,楼家塔万人空巷,乡亲们自发给阿子太公送行,一些十三、四岁的少年,也争着为阿子太公背“硬脚牌”(当地送殡用的一种仪仗物,其形类似衙门的“肃静”、“迴避”牌)。

楼殿英虽然仙逝,然威望长存。乡亲们若遇到灾异、意外、疑难疾病,习惯地用阿子太公生前使用的大刀来“消灾”、“避邪”、“驱晦气”,获取心灵上的慰藉、平衡。楼殿英逝世后的80多年间,年长者向晚辈讲述“阿子太公的故事”,代代相传,诠释了家乡人对楼殿英的尊敬,凸显了楼塔出了一个楼殿英,乡亲们内心深处的自豪! 

注:1、《仙岩楼氏宗谱》记载楼殿英的卒期是民国二十六年(1937)六月初十日末时,另一说是民国三十年(1941)。本文完成后,楼塔历史文化研究会的两位同仁,2021年5月8日,询问了1930年出生的楼钦奇(阿子太公堂侄)和1931年出生的楼国祥,都说阿子太谢世时,自已七、八岁,因此确认宗谱记载的阿子太公的卒期是确切的。

        2、本文中所列的楼殿英年龄均为虚岁。


撰文:楼关堂

校对:楼泽鸣

插图:楼迪锋

审阅:楼士青

编辑:楼飞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