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盈盈一水间 大海水连天】在台湾新北基隆看海

【盈盈一水间 大海水连天】在台湾新北基隆看海

楼飞华 小飞视听工作室 今天

(一)

对于一个久居山区的山民来说,看海是一件很稀罕的事。

以前,我曾看见过两次大海。第一次是2000年初冬,看得是蓬莱和威海边的黄海。在蓬莱仙境,威海刘公岛看到的黄海,海水是蔚蓝色的。初冬的海风,吹起活泼的海浪,从遥远的天边翻涌着,喧哗着。回想着的黄海,海光天色是美丽的。

第二次是2012年春天,我到舟山普陀山去旅游,看到的是东海。近海岸的东海是混浊黄色的。这也许跟过海船多海水浅有关系。但从普陀山以东看东海,却又是另一番景象,从浅黄色到蓝色,到青青海碧,再到一望无际蓝蓝的海天一色。这个景观,却也终身难忘。

前两次看海都是晴天,而这一次到台湾新北基隆市看海,却是阴雨天。情景不一,却是人生中最难以忘怀的一次。

6月24日,我们乘坐大巴车到野柳风景区,已是中午时分。大家匆忙吃过午饭后,自由活动去看地质公园和大海。

我和叶刚、正豪三人撑着雨伞,慢步向一个伸出海面数里狭长形状的小岛走去。

(二)

这个狭长的小岛,位于新北市基隆西北约15公里的一突出海面的岬角,远望如一只长脖子的海龟,又像一把琵琶伸向海洋。

我喜欢看海,雨后的大海,我还是第一次看到。眼前所见到的大海,从海龟岛西北面看,大海的波浪没有想象中的那样波涛汹涌,它显得格外地温柔。小小的海浪,轻轻地拍打着礁石,发出清脆悦耳的声音,徐徐的海风吹到人身上很凉爽。

远方那浓浓密密的灰色浓雾和乌黑的云天,与海水相连,分不清海和天。真有种“雾锁海水水锁雾,天连水尾水连天”的境界。

转身向蹒跚离岸的海龟岛东南方向看,满盈盈水的海面上,隐隐约约地看见有几条捕鱼船只在水中移动,时隐时现。风平浪静时,渔船在海水里感觉是伟大的。如果在骤风暴雨,波浪滔天时,渔船在大自然面前,却又会感觉是那么的渺小。

野柳海龟岛,地处东海南端,与太平洋、南海三水交汇处,从高处看,烟波浩渺,一望无际。

那潮湿又带着淡淡海腥味的海风,轻拂着人的脸庞。海浪一层一层,一波一波,后浪推着前浪,从远处轻盈地荡涌而来。有时看远方的海浪,犹如无数条银白色的蛟龙,从远处翻滚而来,像给浩瀚的大海镶上了闪闪发光的银色白带。

波浪拍打在岸边的礁石上,溅起朵朵白浪花,一波又一波地落下。如此亲近地靠着大海,真切地感受到大海的美丽与动人。让人感到它那博大的胸怀,能够包含所有广纳百川的心胸,它宽广、浩瀚、博大、无私、宽容,在这种境界里,使人懂得了许多人生的哲理和生活的真谛。

(三)

我对身边的叶刚、正豪二人说,台湾基隆大海边的海水,没想到会这么清澈,简直与日月潭的水一般清。他们二人仔细地看了看海水,深有同感。

海浪拍打着岩石,没一点混浊的泥沙,有一种青秀水韵美的感受,让人感到无比的神清气爽和心旷神怡。

我的脑海里映印着一种诗情画意般的恬然和激情。而浩瀚无垠的大海在我心中有种说不出的畅快,洋溢着一种别样的逸悦。

海龟岛岸边,之所以没有混浊的泥沙,它与海龟岛独特的地质岩石岩层环境有关。它受千百万年造山运动的影响,深埋海底的沉积岩层上升海面而形成独特小岛,产生了附近海岸的单面山、海蚀崖、海蚀洞等千奇百怪的地形。在自然界的不同动力作用下,在海风侵蚀和海浪冲刷,风吹雨打,日积月累,断层遂凹成海湾,中间突出海岬,形如海龟。

海龟岛背上的蜂窝状岩、豆腐状岩、蕈状岩、姜状岩、风化窗、磨菇石等奇形怪状的岩石景观,还有那海浪雕琢出的那惟妙惟肖的石乳、梅花石、情人石、巨兽等美景,给人展现出一种层出不穷的瑰丽。

海龟背到海龟头,全长约1700多米。为看全浩瀚大海的美丽景象,我竭力拉着叶刚、正豪二人向海龟头行走。心想只有走到海龟头的尖端,才能见识三面环海的大海庐山真面目。才能真正欣赏到身着蓝纱裙般大海的美丽姑娘的身影。

海龟岛北面是一望无际的东海,山脚是险崖峭壁的岩石。而靠南面山上,却是郁郁葱葱的树林。山顶上有一个高高的导航灯塔。

走到半路,开始淅淅沥沥地下起小雨,海上也飘浮着白茫茫一片的雾雨,已看不清云雾和海水。

老天不作美,雨越下越大。我们三人只好悻悻地返回。

大海有时是温柔的,海水漂荡的只有小浪花。大海有时是汹涌的,波浪滔天。大海有时是骤风暴雨的,波涛滚滚,咆哮凶恶。这是大自然的规律,谁也无法改变。而唯独能改变的是人的胸怀和心境。著名法国作家雨果说:“世界上最宽阔的是海洋,比海洋更宽阔的是天空,比天空更宽阔的是人的胸怀。”

而人的胸怀又是什么呐?

人在雨水中洗礼,大海在雨中交融。雨中情和大海曲的交响乐章交织在一起,蓦然使我醒悟到了一种前所未有的大海情怀与美丽而快乐的人生……

 楼洪民  作于2019年7月13日深夜


撰文:楼洪民

校对:楼泽鸣

摄影:楼正豪

编辑:楼飞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