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笔相伴与墨相磨 初心不改快乐无忧】楼吾林:惟借笔墨写吾心

【有笔相伴与墨相磨 初心不改快乐无忧】楼吾林:惟借笔墨写吾心

编者按:“轻云流风”萧源(楼吾林)书法展于2月23日—3月4日在宁波市镇海区文化馆雄镇展厅展出,3月6日又在宁波市扬帆美术馆开展。

楼吾林,笔名萧源,斋号三明草堂,1950年5月生于浙江萧山。中石化书协、中国硬协、省书协会会员。曾任宁波硬协常务理事、镇海书协艺委会秘书长。行书作品获省群星奖铜奖、中石化系统一等奖。篆刻作品多次入展西泠印社全国评展、省展十余次。小楷作品获宁波文联艺术大展书法最高奖。

楼吾林:惟借笔墨写吾心

观赏楼吾林其书,会被其天朗气清、风和神畅的艺术韵味所吸引;见过楼吾林其人,会被他率真宽厚、挥洒真我的艺术情怀所打动;到过楼吾林位于鄞州区杨木碶路明辰紫月小区的家,会被那翰墨满室、书香致远的艺术氛围所感染。

在书房里,每天练上3到4小时书法,这个习惯楼吾林保持了近20年。“书法,已成为我生活中不可缺少的一部分。”他说。

图为创作中的楼吾林。

展出百幅行书精品

2月23日,“轻云流风”萧源(楼吾林)书法作品展在镇海文化馆雄镇展厅开展。这是继楼吾林“清风拂柳”书法作品在宁波美术馆、宁波中华文化促进会等展厅展出后,举办的第三次个展,集中展出了楼吾林近年来创作的精品力作近百幅。这些作品,以他擅长的行书为主,规格多为六尺对开,最长的手卷达7米。据悉,3月6日,其作品展将移至宁波市扬帆美术馆,之后还将到杭州西泠印社等地展出。


“楼吾林用笔干净,不故作顿挫;结构洒脱,无丝毫刻意;而通篇融和散淡,颇具羲(王羲之)、献(王献之)风韵。”“楼吾林对二王有自己的理解,他笔下所呈现的处平守静、穆如清风,能让观者闻到幽谷芝兰的淡淡清香……”开展现场,鲍宗献、王惠定、郑锡敏、毛炳全等多位宁波知名书法家纷纷对他的作品作出点评。

楼吾林的书法能受到如此好评,源于他几十年不辍的艺术积累。在同道眼里,他出道早,书印皆能,眼界宽广,心态年轻,待人热诚,30年前就已闻名于时。他的字,一如他这次书展的主题名“轻云流风”;他舒展的笔锋,亦如他性格般充满热情。

图为楼吾林书法作品。

受到两位恩师启蒙

楼吾林对书法艺术的挚爱,离不开教过他的两位语文老师。

他的老家在杭州市萧山区河上店。小时候,在村里读了4年小学,五年级时,转到大桥公社中心小学就读。

“当时有位杭州大学的高才生,在我们社校当语文老师,他叫楼瑞全,跟我同一个姓,永康人,毛笔字写得好,板书也很漂亮。”

老师的字写得飘逸潇洒,对楼吾林产生了潜移默化的影响。每周一次毛笔字课,他学得格外认真。或许是天资聪颖,他的书法作业总能得到老师的表扬。

小学毕业后,因为成绩优秀,他被学校推荐到县里最好的中学——萧山中学上初中。可由于家境困难,付不起学费,家中有5个兄弟,他是长子,父母准备让他辍学,回家种田。

得知这个消息,楼老师带着两名学生,特地登门做他父母的思想工作。

“当时楼老师对我父亲说,你这个儿子读书很好的,肯吃苦,不读太可惜了,困难是暂时的,你们父母一定要把眼光放远一点。”

在楼老师的反复劝说下,最后父母同意儿子继续上学。开学时,楼老师又亲自送楼吾林到萧山中学报到,并帮他垫付了8元学杂费。

图为楼吾林书法作品。

在萧山中学,楼吾林又遇到一位叫石汉祥的语文老师。石老师五十开外,毛笔字写得好,板书工整。每次上书法课,他学着石老师的手势,端详着运笔的走势,心领神会后才下笔。这期间,他的楷书有了很大进步,已能像模像样地临摹柳公权等唐楷。在学校的书法展览上,他的作品总是让同学们刮目相看。

“楼老师是我的启蒙恩师,石老师让我的书法情缘得以延续。”楼吾林这样评价两位老师对他的影响。

初中毕业后,楼吾林考上高中,可还是由于家境原因,最终未能继续深造,回家当了农民。

这期间,因为他有文化,美术字写得好,大队安排他和另一名年轻人一起“墙头开花”,就是在墙上书写各类宣传标语。这样一干就是五六年。

1973年12月,楼吾林加入中国共产党,同时还担任公社团委委员、大队党支部委员、大队团支部书记。

“我们是个大村,书记是县委委员,见我表现好,就向上级推荐我上大学。起初,我的志愿是浙江美术学院,可惜未能如愿。我最终被推荐到浙江化工学院(浙江工业大学前身),专业是化工设备与防腐蚀。大学三年,我只有在课余时间才有机会练习书法。”

图为楼吾林书法作品。

三成工资用于练字

1977年8月,楼吾林被分配到浙江炼油厂工作。当时,炼油厂文化宫经常开设学习班,邀请知名书法家办展览、讲课。虽是零星学习,但对楼吾林的书法技艺却有着很大促进。

“在这里,我遇到了从事书法的一批同道,像陆天波、王惠定、毛炳全等。多年来,大家在一起,亦师亦友,相互帮助、提高;相互影响、吸收。”

1980年,镇海书画研究会成立,楼吾林成了研究会里的常客。可别小瞧这个研究会,现在宁波书坛上许多名气响当当的书画家,都曾在这里研习过。当时的许多书画爱好者,要么聚在镇海文化宫学习,要么聚在镇海中学探讨,研究会经常邀请一些书画家来作讲座。

图为楼吾林书法作品。

每到星期天,楼吾林就骑着自行车,风雨无阻地从炼油厂到镇海城关学习。他还在自己25平方米的宿舍里,开辟了一个小小的书房,一张桌子,一瓶墨汁,几支毛笔,数刀毛边纸,就让这个斗室充满翰墨芳香。

“那时,我每月38元的工资,约三分之一被拿来购买笔墨纸砚。因为宣纸很贵,我就在旧报纸上练,或买便宜的毛边纸练习,一般舍不得用宣纸。”

上世纪80年代至90年代初,可以说是楼吾林的蛰伏成长期。这十几年,他主要以学习为主,博采众长,但凡古今各体,他都虚心学习。米芾、苏东坡、赵孟頫、董其昌、沙孟海……每天下班回家,晚上就在灯下练字,数年如一日没有间断过。从镇海到宁波,到省里,凡有书法方面的培训活动,他会想方设法赶去参加,他的书法水平也是在这个时期有了质的飞跃。

图为楼吾林书法作品。

千斤红石千枚印章

翰墨飘香之外,楼吾林还将自己练成了一位篆刻高手。

“我读大学时,杭州龙渊印社的一位老先生送了我一个印床。印床是用来固定印章的。因为有了这个,我开始刻章,那时候印石也买不起,我就捡一些青砖,磨成印章,固定在印床上练习篆刻。”

工作后,他听说老家萧山河上店的西山上产一种类似鸡血石的红石,当地人称猪肝石。元末著名画家、诗人、篆刻家王冕篆刻所用之石,就是这种猪肝石。

于是,他利用回老家探亲之机,带着三弟,拉着板车,到西山上去捡这个石头,一共捡了上千斤,拉了满满一手拉车。不久,厂里有便车到萧山,这堆石头就被运到宁波。

用这种石头刻章,工作量很大,先要用锯条锯成印章,再磨平,然后再刻。他用这种石头临刻汉印、明清流派印,还有朱文、白文,诗词印、姓名印、斋馆印,一共刻了1000多方,在屋内摆了一大堆,还放满了两只画缸。余下的石头,一直堆在他家院子里,中间搬过几次家,每次都先想到要把石头带到新家。如今他明辰紫月的家里,还有一堆约200公斤这样的石头。

图为楼吾林书法作品。

上世纪80年代中期,当时的明州印社集中了一批有志篆刻的青年,如陆天波、王惠定、王惠甫、毛炳全、周鸿生、包根满、李兴祥、谢坚定、张亦辰、施晓峰、周泉、黄祥清、张一波等。楼吾林也是其中一员,当时印社出过社刊十多期,还把社员作品原拓装订成册,人手一份。楼吾林与同道相互学习、探讨、研习,印艺大进。

他研习《历代印学论文选》《篆刻字典》《汉印分韵》《篆刻学》等数百册篆刻工具书,在刻印的同时,他对印款也很重视,以刀代笔,单刀楷书很见功力。他的篆刻作品,多次入选西泠印社全国篆刻评展和浙江省书法篆刻展。

图为楼吾林书法作品。

沙老点拨专习二王

上世纪90年代初,已在书坛上跋涉多年的楼吾林开始尝试投稿。用他的话来说,就是自己的书法作品“可以拿得出手了”。这期间,他的书法艺术风格已从博采众长转向以研习二王(王羲之、王献之)为主,而楼吾林的书法成功实现转向,离不开书坛泰斗沙孟海先生的点拨。

1983年和1986年,楼吾林曾两次拜访沙孟海先生。

“那时我在厂机动处工作,有位同事,他的外公,是沙孟海先生就读于慈溪锦堂学校时的老师,因此,他和沙孟海先生关系很好。他见我临习沙老书法,便提出带我去见沙老,请沙老给我指点,我就跟着他,去了杭州下城区龙游路15号沙孟海先生家。”

当时沙老年已83岁。楼吾林清楚地记得,沙老没有一点架子,对来自家乡的后生关爱有加。在书房里,沙老和楼吾林足足交流了两个多小时。楼吾林拿出自己的几幅书法及篆刻习作请沙老指点。

图为楼吾林书法作品。

“沙老仔细看了我的习作,首先肯定我写得不错,接着指出:‘学书要临摹古贤经典法帖,不要学我。我也是学古人法书,慢慢形成现在的面目。且学书要学与自己审美、气质相合的法帖,看你的习作,气质温婉,与二王一路相合。王字俊秀,乃魏晋书法正脉,建议你学二王法帖。而我的字,多以碑为基,追求雄浑。’”

沙老的这段教诲,楼吾林至今记忆深刻。受此启发,他开始专习二王,临习圣教,并揉入赵孟頫意趣,逐渐形成自己的笔墨语言和书法面目。

那天临走时,同事请沙老写两幅字,只见沙老在四尺宣纸上,秃笔浓墨,连书两张。同事说那么大,家里不好挂。沙老就又书四尺对开两幅。沙老写字,雄浑苍茫,力透纸背,看似随兴,实乃精妙绝伦。同事得四幅大作,满载而归。

图为楼吾林书法作品。

第二次,楼吾林独自去了沙老家,把自己的作品、印章等拿去请他过目,沙老对每个字都看得很仔细,对印里的一个“充”字,提出再查查工具书考证一下。他还推荐楼吾林将作品投到《西泠艺丛》杂志去发表。通过沙老的提携,后来,他参加了西泠印社举办的全国书法篆刻评展,先后4届作品入展。

上世纪90年代,楼吾林临写《兰亭序》《怀仁集王羲之书圣教序》及王羲之手札已八九不离十。他购买了《中国历代书法墨迹大观》(18册)、《中国书法全集》、《历代书法碑帖》、《故宫藏明清名人书札墨迹选》、《中国书法大字典》等书籍数百册,这在当时可是一笔不菲的开支。通过对汉字结构、章法布局、用墨运笔的日研夜磨,技艺日渐娴熟。1996年,他的书法处女作发表在《书法》杂志上。之后,其作品屡屡见诸《书与画》《书法导报》《书法报》等报刊,也是在这时,他加入了省书法家协会。

图为楼吾林书法作品。

轻云流风飘逸温婉

学无止境。临摹、领悟的同时,楼吾林也走出去学习,去杭州、上海及全国各地参观各类书法展,了解信息,汲取营养。

书法展上,楼吾林总会寻找自己与书法大师的差距,并试图找到书法艺术发展最前沿的动态。经过不断琢磨,他发现现在书法又从流行书风回归到经典传统。结合沙老的指点,他领悟到书法作品必须从古人中去寻源的道理,并融合自己的审美情趣。

他认为,书法讲究技法,而不唯技法,需要从有法到无法,无法中自有法,才能达到大象无形的境界;要将阅历、修养、审美情趣等通过作品展现出来,这样的作品才能引起观者共鸣。

图为楼吾林书法作品。

“临帖要判断其下笔处,或正,或侧,或藏,或露,或转,或折,或方,或圆,或提,或按,或抽,或撑,或顺,或逆,以采取相应的发笔角度和动作,腕随己左右不停,笔自起自倒不止。故用笔不能平拖,平拖就没深浅轻重,就没表情意趣。”

因此,他的书法作品,主宗二王,讲求法度,融入己意,不激不厉,以静入境,力求传统之法、古朴之风、书卷之气、点线之妙、灵动之感、清雅之意、和谐之美。书法材质、色宣、印章、布局,楼吾林都能运用得恰到好处,给人以良好的视觉效果。

世人常用曹植《洛神赋》中的“翩若惊鸿,婉若游龙,荣曜秋菊,华茂春松。仿佛兮若轻云之蔽月,飘飖兮若流风之回雪”来形容二王的书法,主宗二王的楼吾林书法作品,也如轻云之蔽月、流风之回雪般飘逸温婉。

图为楼吾林书法作品。

“我学古人,也吸收现代人的东西。把好的元素融进作品,把字写活,形成自己的一套语言体系、操作方法和笔墨系统。现在我已能离开帖子,像烧菜那样,不看菜谱,就能烧出自己的菜来。在宁波,我的作品拿出去,人家不看名字,就知道是我的字。”鲍宗献、王惠定等书法家评价:“楼老师不像70多岁的人,倒像是小年轻,又勤奋,又能吸收新的东西。”甬上著名书法家沈元魁老先生生前看过楼吾林的书法作品,曾给了这样的评价:“作品有自己的语言,平和中透出风骨,韵味醇厚,顺畅通达。”

楼吾林书法作品曾获1998年中国石化第三届书画影展一等奖,并多次入选浙江省书法大展。硬笔书法作品3次获宁波市大赛一等奖,入选首届全国硬笔书法家作品展。2005年出版《楼吾林书法选》明信片一套。作品词条辑入《中国当代艺术家名人录》《中国硬笔书法家大辞典》等十余部辞书。

图为楼吾林书法作品。

翰墨怡情、书法养性。他将自己在明辰紫月的书斋起名为“三明草堂”,意思就是明己、明人、明世。

他曾为市区、鄞州、北仑、宁海及杭州甚至广西的一些寺、庙、祠、活动中心写过抱对,为慈善和公益事业捐赠作品数十幅。去年抗疫期间,他通过母校浙江工业大学,向邵逸夫医院抗疫医疗队捐赠作品两幅……

楼吾林虽七十有二,然热情不减当年。习书几十年,他感到最大的收获是快乐。通过书法,找到了朋友、乐趣、健康、知识和正能量,传播了文化,实现了自身价值。

他在这次书展的“前言”中写道:“近作百幅,不夺眼球,不求冲击。翰墨写心,只为畅怀。未臻高格,然循正道。坐对圣贤读法帖,惟借笔墨写吾心……”

图为楼吾林书法作品。


本文转载于鄞响客户端2021年2月28日,又见《鄞州日报》2021年2月28日第4版《发现鄞州》周刊,记者祝永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