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楼氏文人 楼叶刚随笔】在传奇中走进真实:闲评《鸡毛飞上天》剧中人物陈江河与原型人物楼仲平的对应点

【楼氏文人 楼叶刚随笔】在传奇中走进真实:闲评《鸡毛飞上天》剧中人物陈江河与原型人物楼仲平的对应点

【楼氏文人 楼叶刚随笔】

在传奇中走进真实:

闲评《鸡毛飞上天》剧中人物

陈江河与原型人物楼仲平的对应点

     《鸡毛飞上天》是去年的热播剧,看完这部电视剧,是在去年暑假的义乌家中。在义乌观看有关义乌商人的电视剧,有种难言的亲切感的。这种亲切感,有时外人是很难理解的。观看电视剧产生亲切感,一般不外乎两类情况:一则影片中发生的事情“真有其事”,欣赏者如在回忆往事;二则影片发生的事情达到“艺术的真实”,欣赏者能如临其境,如历其事。观看电视剧入迷,常常也是这种真实影子的存在”而欲罢不已,甚至剧终之时,也是最遗憾之时。这大概就是好作品的艺术效果。

    当然,亲切感归亲切感,这是一种艺术作品和生活相融合的亲切感,与生活的亲切感还是有距离的。因为陈江河这样的大商人,在生活中是找不到如此完整的一个人的。这种味道,用高鑫在《时光留不住人你能》中的一句歌词理想很丰满现实很骨感”形容,似乎最是妥当。当时我看到不少影评,在报纸上说陈江河的原型是这个企业家是那个企业家。义乌企业家争陈江河的原型,证明这个作品很出色。好的作品,就是如此,有社会反响。如民国时鲁迅用“巴人”这个笔名发表《阿Q正传》,当时很多川渝人士惴惴不安,以为是某个人在揭发自己的隐私,都在那想:这是谁干的呢?我干的这点事他怎么都知道了呢?阿Q身上有“精神胜利法”,是人性丑陋的伤疤,川渝人士自然惴惴不安。陈江河是义乌精神的象征,他干过的事情,不少义乌商人或多或少都干过,似乎在这个人物身上,看到自己当年的影子。陈江河这个艺术形象自然受到义乌商人的喜爱。

    当时的影评,最有意思的一笔,就是异口同声宣布陈江河的婚恋情节,与这个或那个企业家没关”。大概这也是义乌商人精明的地方,敏感的原型身份有选择性排斥。陈江河作为商人一面,不少企业家说自己是原型人物陈江河作为丈夫一面,企业家们又说自己不是原型人物。对于这种问题,学者和商人冯仑在《野蛮生长》 中有过精彩的点评。他说,那种电视剧中感人的男女恋情,不是真正的大商人能做的。真正的大商人每天忙着思考企业的生存问题,没有时间如此浪漫的,甚至连大把花钱娱乐的时间,也是不大有的。《鸡毛飞上天》中的陈江河是个大商人,如此曲折而丰富的婚姻生活,只能是一种“浪漫的理想”。如果编者给陈江河一段“骨感的婚姻”,会毁坏中国观众的“大团圆情结”的。观众不落泪的影片,下场是可想而知的。对付观众最好的催泪弹,就是成功男人的浪漫爱情。

    旧时的影评,大致如此。陈江河这个艺术形象,一直让我感动的,就是他对市场变化的敏锐和为人的坦率。有这种味道的人,在十五年的义乌生活中,我见到过。但他不是义乌商人,而是移民温哥华的学者商人杨锟先生 他是广东人,2005左右每年在中国有二三个亿的市场份额。他有股“愿赌服输”的劲头做生意,他不货款,有契约精神,眼光独到。他移民温哥华时,卖掉杭州西湖边的联体别墅,一年后,这套翻涨好几倍他心平气和说很正常,没啥好后悔的,愿赌服输他舍得下别人舍不下的,所以他在商业上得心应手。我一直猜测这份心境,大概与他在中国读过七所小学有关。因为他父亲经常换地方工作,他就常换学校大概他每换一所学校,就一种新的人生体验人生有时就如此,经历越多,学力

    所以想到杨锟先生,我有个偏见,《鸡毛飞上天》这部电视剧有点粉饰义乌商人的味道。大概这个偏见的改变,是在前几日。那日,在“双童吸管公司”,听楼仲平先生讲《鸡毛飞上天》的主角陈江河的原型有他的影子。当时,我对着话题很感兴趣。楼仲平先生从商经历,与陈江河非常相似,他干过二十一个行业。我不清楚楼仲平先生干过那些具体的行业,但陈江河干过“鸡毛换糖”的生意、卖过拖把、卖过猪饲料、当过国营袜厂厂长、摆摊卖首饰做五金生意(以热水器为主)、成立玉珠集团、搞过海外仓建设等事情,电视剧中是有一大串的。大概干过多种行业的人,他们的谈吐,都会有惊人的相似之处,如杨锟先生、楼仲平先生、陈江河,都很大气。大概人的这种大气精神总是最感人,所以我发现楼仲平先生与陈江河有三处明显的对应点。

    第一处,是有下血本的超前意识。

陈江河向日本商人购买高价提花机这个事情,在众人眼中是不可思议的。后来,他杨雪的企业合作,做基地。当时,祙子厂内部反对声音也很大。最后,事实证明陈江河敏锐的市场嗅觉,是对的。在“双童吸管公司”电梯中,楼仲平先生对我说,这电梯日本产的,花大价钱买来,用了十四年,性能依旧很好。他说,要用就用最好的。事实也如此,“双童吸管公司”的电梯,是半新半旧,很平稳,很舒坦。这种物件的半新半旧,在《红楼梦》中曹雪芹有过精彩的描写。

    在《红楼梦》第三回中写到林黛玉进贾府时,有一个细节:“正面炕上横设一张炕棹,棹上磊着书籍、茶具,靠东壁面西设着半旧青缎靠背引枕。王夫人却坐在西边下首,亦是半旧青缎靠背坐褥。见黛玉来了,便往东让。黛玉心中料定这是贾政之位。因见挨炕一溜三张椅子上也搭着半旧的弹墨椅袱,黛玉便向椅上坐了。”另一处细节在第八回,写宝玉到梨香院看宝钗时写道“宝玉听说,忙下了炕,来至里间门前,只见吊着半旧的红绸软帘。宝玉掀帘,一迈步进去,先就看见薛宝钗坐在炕上做针线。”曹雪芹写贾府物件时,不忘用“半旧”两字形容,此四处“半旧”甚妙。如“全新”,则是暴发户所为;如“全旧”,则是破落户所为;“半旧”,则显贾府富贵已久,至今依旧。

      “双童吸管公司”也如此,不用看别的,一看“半旧”之电梯,就知公司十四年来一帆风顺。

    第二处,以小博大的思想。

《鸡毛飞上天》中陈金水(陈江河的养父)句口头禅积少成多,一分利撑死人,一毛利饿死人,你别小看这小小一分利,但它却让你赚遍天下啊! 陈金水这句话,影响着陈家三代人的思想。陈江河的商业模式就是以此为“原点”的,陈旭(王大山的儿子王旭,陈江河的养子)也是受此影响。楼仲平先生的办公室,有一幅“以小博大”的书法。“双童吸管公司”“一分利赚遍天下”,应该是义乌“薄利多销”商业模式的典范。

其实,浙商的互联网模式与义乌商业模式的精神,在本质上是一脉相承,只是形式不同而已今天是微信时代,在没有微信的年代,大家常用发短信的方式互相庆祝。以手机发短信做比喻,就可以发现以小博大思想的精妙。假设今天是除夕夜,你给十个朋友发短信,一条短信一毛钱,那么开支一元钱。一元钱在一个人眼里,不是一笔大财富,甚至是微不足道的。如果除夕夜这一天,全中国十亿人在互发祝贺那么电信公司一天短信业务的营业额就十个亿。没人注意的一毛钱,积少成多就隐藏着惊人的利润。浙商最杰出者马云的互联网模式,也是这种商业模式。

这种商业思维模式是大量存在的,特别是在垄断领域,如明清时期的扬州盐市明清时期,政府把盐业垄断管理机构两淮盐运史和两淮盐运御史设在扬州,使扬州成为全国最大的食盐集散地。扬州大学商学院黄叔成教授做过一个统计,他以乾隆三十七年为例,此年扬州盐引销售量1529600引。一引等于200400斤,一引盐在海滨是0.64两白银,运到扬州来以后,加上运费、盐税,达到1.82两左右,从扬州运到东南六省(江苏、安徽、江西、湖北、湖南、浙江),零售价10两左右,价钱翻了十倍不止。扬州盐商每年赚银1500万两以上,上交盐税600万两以上,占全国盐课60%左右。这一年,中国的经济总量是全世界的32%,扬州盐商提供的盐税占了全世界8%的经济总量。黄叔成教授对此作出评论:“这是就经济规模而言。就人口规模而言,扬州人口50万,居世界第六。就文化地位而言,扬州排名世界第一,第二是北京,第三是罗马,第四是巴黎。”近代人陈去病先生的《五石斋》中有这么一句话:扬州之盛,实徽商开之,扬盖徽商殖民地也。

这群盐商是徽商”,“徽商”闻名天下,用的就是最早的“官家互联网思维”。当然,这种生意不是普通商人所能做的。义乌商人的伟大之处,就在人人都能做的小商品生意上,形成属于自己的“民间商业互联网”。楼仲平先生“以小博大”,实际上也是一种互联网思维。他运用到“吸管产业”,不用到其他产业,是一种智慧。一根吸管的薄利,实际上是一种“流动式薄利”,如一万个人到餐厅吃饭,餐厅只有二千个座位,按常理是坐不下的,实际上是完全坐得下的。因为吃饭的人是流动的,吃完一批,走一批,位置是在不断腾空的。“吸管”也是如此,消费一次,报废一次,不会重复使用的。在滚动式的使用中,生意也就滚滚而来。最终一张消费网,自然而然就形成。

《鸡毛飞上天》中的陈江河最后到海外建设“海外仓”,也想形成一张销售网。这种思维的原点,与仲平先生“以小博大”的思维是如出一辙的。

    第三处,重用有为年轻人,善待老年人。

《鸡毛飞上天》中最有味道的,大概是陈江河在国营袜厂当厂长的创业故事业。他脑子活,又有“鸡毛换糖”时形成的关系网,所以他很快打开全国市场,救活一家快要倒闭的国营企业。这时,陈江河要承包国营袜厂,还动手设计新的袜子,但新机器跟不上需求。于是,他与小蒋来到上海参加展销会,买回最新技术的日本提花机。陈江河回到厂内,工人对换机器有意见,认为陈江河偏心大学生小蒋。陈江河告诉工人们知识就是力量”和“人需要进步的道理。 陈江河离开袜子厂,就把企业交给大学生小蒋陈江河喜欢提拔年轻人这一点,楼仲平先生的做法相似,如今“双童吸管公司”全是年轻人。《鸡毛飞上天》中重用小蒋的原型事件,大概就是出自楼仲平先生的用人思想。

     企业有新人,一定也有老人,甚至还会有乡里乡亲的求助。《鸡毛飞上天》中有个非常小的细节,小得不惹人注意。有一大批老乡邻如楼大爷等,他们找不到工作,就找上陈江河陈江河没有抛弃他们,还妥善处理此事。这个原型事件,大概也是楼仲平先生的。

    《鸡毛飞上天》中,大概还有很多点与楼仲平先生的创业史相吻合的地方,也会有许多与义乌众多商人的创业经历相对应的点。但从楼仲平先生身上,我读到,陈江河这样的大商人,在义乌的确是存在的,或许还有不少。

2017.12.25

 

〖作者简介〗

         楼叶刚,学界泰斗钱钟书先生再传弟子,“讲文堂”创办人,浙江独立作家,西部文学作家协会会员。1976年出生于萧山市楼塔镇,1999年毕业于杭师大,先于萧山从教四年,后于义乌从教至今。先后在期刊杂志发表过一系列史评文章、文论、散文诗歌和小说,因不满意旧作,大部分作品在重新修改过程中。目前,以“江南少年作家客栈”的微信公众号,推介近期陆续发表的史评文章。微信号15157945281,欢迎关注。

       自从走出楼塔的二十多年,始终觉得楼塔文化是有独特的,楼塔人是有个性的,尤其楼氏家族文化与华夏文化同根同源,有其独特魅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