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媒体看楼氏 历史学家楼劲】楼劲:研究绍兴历史应有大格局

【媒体看楼氏 历史学家楼劲】楼劲:研究绍兴历史应有大格局

      人物简介

       楼 劲,男,汉族,1957年11月生,籍贯浙江绍兴,祖籍嵊州。1975年参加工作。1986年复旦大学历史系硕士研究生毕业。1998年从兰州大学历史系调入中国社会科学院历史研究所,从事魏晋南北朝隋唐史研究。现为中国社会科学院历史研究所研究员,所长助理。2014年10月,当选为中国魏晋南北朝史学会会长。主要研究方向为魏晋南北朝史,兼及汉唐间制度史与知识分子史。出版专著:《中国古代文官制度》;发表《对北魏几条官制史料的考绎——太和年间官制整改与官制诸令的若干问题》、《北魏的科格式与条制》、《〈玉海〉五四〈艺文部〉所存沈约〈谥例序〉文笺释》、《道武帝所立庙制与拓跋氏早期世系》、《〈周礼〉与北魏开国建制》等论文。       楼劲是中国当代一流的史学家,在业界声名显赫,但在他的故乡绍兴却罕有人知。

  采访是在位于北京奥运村附近楼劲的寓所进行的。面对家乡的媒体人,楼劲显然也有一种特别的亲切感,谈的多是关于绍兴的风土人情、历史文化,开始是轻松的漫谈,后来不知不觉转向对家乡历史研究的关切,“研究绍兴不要太拘泥于‘本土本乡’,应该放在大的历史背景下来进行。”他以史学家独特的视角,解读着自春秋战国崛起到六朝江东政权与绍兴的关系以及绍兴长期成为浙东中心的原因,不知不觉把记者的思绪引向广阔的历史视野。

   父亲的影响 

  楼劲出生于书香之家。

    他家在绍兴市区萧山街,老家在嵊州北山,父亲长期在越南山区从事教育工作,母亲也是一名教师,上世纪九十年代绍兴县教育局曾给他们家颁发过一块“教师之家”的牌子。楼劲深情追忆:“父亲在负责南部山区的教育工作期间,曾创办了十多所学校,母亲在不到20岁的时候,曾独自一人把一个祠堂改成了一所学校——陈村小学。”“我爷爷也办过学,是嵊州北山一带有名的文人,著名的书法家。”

楼劲在绍兴鲁迅故里

  对于父亲为何名讳“南鹿”,楼劲要到开始学历史后才明白爷爷取名的意思,原来是从《诗经》的“呦呦鹿鸣”中化出,意在让其好好读书。

  因为受家庭的熏陶,楼劲从小爱好读书,恢复高考后,他顺利考上了大学。“而自己之所以会选择历史专业,主要还是受了父亲的影响”。

  他父亲不但是一个有成就有威信的老师,而且对文史知识有着浓厚的兴趣,文革后期《历史研究》复刊,父亲就开始订阅这份刊物,他案头放着一部线装本的《史记》以及《陆游全集》。楼劲十多岁时,竟然“啃”起父亲的这些书籍。有一次,父亲看到儿子在看《史记》,奇怪地问:你能看得懂?楼劲点点头,父亲不相信,便让他解释开头几段,楼劲很流利地解释了文义,父亲默默颌首,算是鼓励。从此楼劲更是如饥似渴地阅读文史方面的书籍。

       家乡的滋养

       “如果说我在这个领域做出了一些成绩,除了受父亲的影响,还得归功于家乡特有的风土人情,它们给了我丰富的精神滋养。”楼劲庆幸自己出生于绍兴这块文化底蕴丰富的古老土地,到处留下了弥足珍贵的历史遗迹,在成长过程中深深地影响着他。

  楼劲于1979年考上兰州大学历史系,1986年复旦大学历史系硕士研究生毕业后,回母校工作,1998年从兰州大学历史系调入中国社会科学院历史研究所,从事魏晋南北朝隋唐史研究。

楼劲在绍兴明阳洞天

    考上大学前,他在绍兴县东浦绸厂上班。因为读了许多文史方面的书籍,对于历史遗迹有着特别的兴趣,希望通过观察实物印证史料所载,他曾骑着自行车到处寻古访幽,有一次听说大禹陵有鸡血石碑,即兴致勃勃前去寻访,不但访碑还认真地抄碑,对于这位上古的治水英雄于敬佩之余,还查阅相关资料,以期了解那段遥远的历史;在兰亭他看到祖孙碑倒在地上,深感痛惜。“在绍兴人的基因中,对于历史有一种与生俱来的喜爱。自己就是在这种生长环境中不知不觉地爱上了历史研究。”

  从楼劲递上的名片看,他的头衔不多:中国社科院历史研究所研究员,中国魏晋南北朝史学会会长。其实,他还有多项学术兼职。比如:国家名词审定委员会《中国古代史名词》审定工作的主编、《中国大百科全书》第三版“中国历史·魏晋南北朝”部分的主编。楼劲为浙江所做的学术工作,是筹办了余姚市的“国际阳明学研究中心”和宁波天一阁的“中国藏书文化研究中心”,又担任着杭州市政协文史研究会的顾问。

  楼劲与绍兴始终保持着密切的联系。“即使再忙,自己每年至少要回去两趟,因为我的母亲和哥哥姐姐都在绍兴,因为家乡这片充满厚重历史感的土地常常给我灵感。

       老师的点赞

   楼劲在复旦念研究生时的导师是著名史学家徐连达先生。“我是从制度史开始步入史学之门的,选择制度史的研究跟老师的影响有关”。楼劲的几部代表作,如《中国古代文官制度》《魏晋南北朝隋唐立法与法律体系》等,都是制度史领域公认的力作。明年,他就要出版40万字的《北魏开国史探》和60多万字的《魏晋南北朝隋唐的知识阶层》两部专著。

  在采访中,他介绍自己最近在考虑的问题是“不可离开王朝谈中国历史”。他认为离开了王朝说中国历史,就会不得要领,并会带来一些现实的纠纷,比如民族纠纷、版图纠纷。    “实际上,我们今天许多人对于过去,比如王朝并不了解。一说到王朝,人们总会想到专制统治、三从四德,礼法合一,但这些都不是王朝的核心。”中国有几千年辉煌的文明,你能说这跟当时的政治体制、王朝体制没有关系吗?这些都有待我们进一步的探索,王朝的成功在哪里,失败在哪里,这是历史研究领域头等重要的大事。

  楼劲在史料的研究、梳理上有着天生敏锐的洞察力,注重打破思维定势的蕃蓠,善于在历史的隐微处寻找某些牵一发动全身的机窍。他提出的“汉唐递嬗与中古史前后期转折”“儒家化北支传统”“中古制定法运动”等问题,均为史学界所关注,推动了相关研究的发展。他为文以质取胜,到现在为止,他写了百余篇学术论文,其中大部分是2万字以上的长篇论文。“每篇文章总要解决一到两个悬疑问题,才算得上合格;每年总要写上一到两篇自己满意的文章,才会觉得没有虚度光阴。”

  他的一系列重要文著的面世,在业界渐渐确立了他的地位。

   他说:“我把自己定位为一个业内难题的探索者,因为自己可能做不了一个好的普及者。”   楼劲的老师和一些前辈学者这样评价他的文章:“你做的文章都是给内行人看的,每篇都让人望而生畏。”

       越地的研究 

  虽然,到目前为止,楼劲的学术研究中还没有直接涉及到绍兴,但他对于绍兴的历史也有一些深层的思考。

       “研究绍兴历史,格局要大。从春秋之末越国崛起,到六朝江东政权,再到唐宋以来经济重心南移,浙东地区在整个中国文化版图中的地位是不断变化发展的,而绍兴长期都是浙东的中心。因此,把浙东的区位优势和变迁情况说清楚了,也就在框架上说清楚了绍兴。”    楼劲说,浙东历史的研究有一个大的局限,唐代以前的资料太少了,早期考古资料与成文史很难衔接,一些重要的地区发展进程,现在仍影影绰绰。比如,西周到汉代以来百越分化对浙东的影响,其格局源流至今仍不清楚。汉以来部分越人围绕浙东沿海平原和山地,有一个不断“上山和下山”的运动,这与当地的民族融合和经济社会发展,与绍兴的历史有着极大的关联。可惜关于这些情况,史料记载的只有蛛丝马迹。唐后期以来,浙东位置愈显重要,史料才比较丰富了,史称“楚帆越客,直抵长乐、建章”,可见当时绍兴一带已有大批商人遍布全国各地,产生了很大的影响。南宋以来浙东文化逐渐定型,并且成为具有全国意义的文化重镇,同时其面向海洋的历史活动也不断活跃起来,这对绍兴的文化特色和地位变迁也有重大影响。

       “要多研究绍兴古代的历史,不要老盯在近现代,这只是浅表的,在深层影响绍兴历史进程的是自古以来的传统,包括鲁迅、秋瑾、徐锡麟、蔡元培这些近现代的杰出人物,也是从中受到了巨大的滋养。”

       “明后期至近现代,对于中国政治、思想影响甚深的就是王阳明。因此,绍兴对于阳明故居应该像其他近现代名人故居一样加以妥善的保护,在新的历史时期,对王阳明的“知行合一”之学,尤其需要加以研究和弘扬。

本文转载于《绍兴晚报》——都市周刊“名人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