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徽宗御笔 鉴往事沧桑】宁波“宋徽宗御笔碑”考释

【观徽宗御笔 鉴往事沧桑】宁波“宋徽宗御笔碑”考释

【观徽宗御笔 鉴往事沧桑】

宁波“宋徽宗御笔碑”考释

楼正豪

(浙江海洋大学 历史系)

一、前言

丰惠庙

原丰惠庙大殿

“宋徽宗御笔碑”原藏于浙江宁波海曙区集士港镇的丰惠庙内。丰惠庙又名“楼太师庙”,是当地百姓为纪念北宋明州知州楼异(1062—1123)而建的祠庙。楼异在世时,人们在今海曙区望春山灵波庙中为其建生祠。南宋嘉定二年(1209),宋宁宗赵扩应楼异之孙——参知政事楼钥(1137—1213)与明州士民之请,准许楼异之祀另起炉灶,于是独立修祠于鄞西,皇帝赐额为“丰惠”。据说丰惠庙内原置有三通“宋徽宗瘦金体御笔碑”,“文革”中遭破坏,现仅剩两通。建国后,丰惠庙先被改作国家仓库,又被卖给个体户作厂房使用,但木结构殿宇规模及部分雕梁画栋至今犹存。[1] 为对碑石进行暂时性的保护,两通御笔碑于2004年6月被迁移至集士港镇的广德庵,2005年评为区级文物保护单位,[2] 还有一通残碑拓片收藏在宁波天一阁。笔者以这三通碑刻为研究对象,参考了先行成果——《宁波历代碑碣墓志汇编(唐五代宋元卷)》、《宋代明州与高丽》、《御笔碑和宋代明州造船业及外贸》等论著所载录文,又在实地考察基础上,对御笔碑碑文作了重新判读并进行考释。[3]

广德庵

御笔碑内容为宋徽宗向明州知州楼异下达的敕令,按时间顺序排列,第一通《宋徽宗省降御笔碑》现存敕文约六道,第二通《宋徽宗御笔碑1》现存敕文约五道,第三通《宋徽宗御笔碑2》(仅存拓本)现存敕文约六道。元代庆元路总管府推官况逵撰《丰惠庙碑》称“每奏闻,辄辰翰报可,凡卅九札”[4],可知原碑每通上应刻有敕文十三条,是如今的两倍之多。从现残缺的碑身高约130厘米来看,过去碑身若为两倍,则有260厘米,加之目前碑额高约70厘米,可推知原立于丰惠庙的御笔碑雄壮挺拔,高度在三米以上。碑上敕文内容不见于史载,全与楼异主政明州时所处理的高丽外交事务相关,披露了诸多不为人知的细节内幕,是宋徽宗时期北宋与高丽友好往来的珍贵实物见证。

广德庵中的两通御笔碑

二、第一通《宋徽宗省降御笔碑》

(高196厘米,宽110厘米,厚25厘米)

录文及考释

(题额)

(楷书)

 省降[5]御笔[6]

(瘦金体)

(1-a)政和七年(1118)六月,奏乞置高丽司[7]、兴修广德湖田[8]措画[9]事件,于当年八月十八日准尚书省[10]劄子[11]。七月二十六日,奉御笔:依所奏施行。

(1-b)政和七年十二月,奏乞差使臣先管押[12]高丽船样赴阙。于八年二月二十七日准尚书省劄子。正月六日,奉御笔:依所奏施行。

(1-c)政和八年(1119)七月,奏广德湖生瑞稻双穗及四穗,于当年九月十一日准尚书省劄子。八月十六日,奉御笔:明州广德湖田内早稻田生双穗至四穗,可宣付史馆[13]。

(1-d)政和八年,西津闸[14]未尽画一事件,于当年十一月十七日准尚书省劄子。奉御笔:依所奏疾速行下。

(1-e)政和八年……月奏保明造……赏第于当年六月……日准……五日……御笔明州……丽……一百变用……办……备知……龙……阁……元差……贯已上……各转一官……内……衙蕆上转……选人比……典……两局……各赐……典书……下各七……日造船……等……贯……

(1-f)……年九月奏保明兴修广德……事于当年十月八日准尚……闰九月七日奉……一等各转……循资第二等……第三等减二年……承行介史……三人并典史……写典书并……又绢五匹……

这通《宋徽宗省降御笔碑》上能够识读的敕令共有四条。由皇帝直接降御笔向臣下发号施令的情况,在宋徽宗之前并不流行。多数学者认为徽宗的御笔或御笔手诏是皇帝“私意”对朝廷“公令”的侵害,[15] 称内降诏令不经过三司的审议而直接颁发,是专制君权对三省、台谏和百官权力与职能的过度剥夺。但亦有学者提出不同意见,把“御笔”当做超越二府的非法命令是一种误解。[16] 根据本文御笔碑内容,笔者也同意后者意见,碑中显示徽宗每发布命令都会有“准尚书省劄子,奉御笔云云”的格式,表明御笔是经过尚书省而付给有司的,徽宗只执行核准的程序。这种御笔手诏还有一个标志就是“付某某”的结尾,表示皇帝若对臣下有所指令,便会令人起草,经宰执机构审理,而以手诏形式颁布。但皇帝直接指挥有司、官员的情形也不可避免,徽宗朝之后尤多,御笔手诏的大量出现也在一定程度上反映出当朝的腐败。本文御笔碑中每条手诏皆有“付楼异”字样,证明全是对明州知州楼异的敕令。第一通碑额为“省降御笔”,与后两通碑额“御笔”有所区分,虽都是瘦金体,但《省降御笔碑》很可能不是徽宗亲笔,会有专职人员经徽宗许可,模仿徽宗的瘦金体笔迹,以强调命令出自皇帝本人,具有不可抗性。

《宋徽宗省降御笔碑》的第一条诏令包含了“置高丽司”与“兴修广德湖田”两事。宋仁宗天圣八年(1030),高丽遣使入宋朝贡。经统计,这是高丽自建国以来的第三十八次遣使如宋。但因契丹频频入侵高丽,高丽终在辽的军事压力和严厉控制下,自(德宗元年,宋仁宗天圣九年,1031)至(文宗二十五年,宋神宗熙宁四年,1071)中断了丽宋之间的正式使节往来,长达四十年之久。到宋神宗熙宁四年(1071),在双方共同意愿下,高丽使节自登州(今山东蓬莱)入贡,两国恢复外交。宋神宗熙宁六年(1073),高丽来使表示因欲远避契丹,乞请由明州登陆,宋神宗立即同意了这种舍近就远的航路选择,明州此后便成为宋丽海路交通的唯一进出港口。[17]

至徽宗朝,由于宋廷实行“联丽制辽”之策,两国往来异常频繁,明州在接待高丽使节事务上承受不小压力。宋神宗熙宁、元丰年间(1068—1065),宋廷在明州建有接待来使的“乐宾亭”与“航济亭”,但已难于应付愈加频繁、规模更大的宋丽官方往来活动,急需改造扩建。政和七年(1118),楼异出任明州知州,开始在月湖之滨创建高丽使行馆,用以款待、安置宋丽使节。新置高丽司也设于高丽使行馆内,作为管理外交事务的行政机构,[18] 这条敕令便是徽宗对楼异的准奏回复。高丽使行馆沿用至南宋高宗绍兴五年(1135),后改建为都酒务。[19]

诏令中的“兴修广德湖田”一事,则与承担高丽外交事务的资金来源有关。广德湖原为鄞西四明山边的一个大湖,东汉以来便有之,广袤数万顷,是居民生活主要供水源之一。至徽宗朝,高丽、日本贡使到达明州后,在此换船经运河或改陆路去汴京,沿途的迎接慰劳之费全由明州地方承当,地方财政不堪重负。在国库空虚之际,楼异于赴随州(今湖北随州)上任前,在首都东京“陛辞”(皇帝为新任知州当面遣行的制度)时向徽宗上奏:“明州广德湖可为田,以其岁入储以待高丽人由明州至京师往来之用。”于是,徽宗敕命楼异改任其家乡明州知州并办理此事,“始废湖为田,自是岁有水旱之患。”[20] 第三条敕令内容为政和八年(1119)楼异向徽宗奏报自废湖为田后,“田内早稻田生双穗至四穗”的祥瑞,徽宗命史官载入国史。不知祥瑞是否真的出现过,然而湖废后,鄞西七乡灾害连年确是事实。

第二条敕令的内容是,政和七年(1118),楼异将为出使高丽所打造的“神舟”设计样稿呈报尚书省,即是后来在明州开造的“鼎新利涉怀远康济”和“循流安逸通济”这两艘万斛神舟巨舰。神舟图样由知州本人亲手设计,可见楼异主政明州时对高丽外交事务的重视程度。韩国方面的文献《高丽史∙睿宗世家》“高丽睿宗即位第十三年(1118)条”载:“楼异奏:高丽国王、世子、王子王某书:乞借差大方脉疮瘇科等共三四许人,使存心医疗,式广教习事”,可知楼异对于高丽国求取医术、验方之事亦十分留心。他上奏徽宗后,徽宗立即遣派翰林医官、太医局教授等入高丽,历两年归国,[21] 高丽“自此通医者众”,并设立药局“一曰太医,二曰医学,三曰局生”。[22]

此碑其他敕令因磨泐严重无法卒读。

第二通《宋徽宗御笔碑1》拓片

三、第二通《宋徽宗御笔碑1》

(高137厘米,宽111厘米,厚25厘米)

录文及考释

【碑阳】

(题额)

(楷书)

   御笔

(2-a)政和八年(1118)六月十九日,奉御笔:(瘦金体)明州先拘拦[23]兑买过提举后苑作[24],制造御前生活所[25],温、处[26]州计置买到方木,本州打造入贡坐舡[27],使用了当[28]。可令楼异将已樁下[29]买木价钱,依拘拦借使[30]过方木尺径大小、色额[31]、数目,疾速计置[32],起发上京[33],付本所。付楼异。封

(2-b)重和二年(1119)正月初九日……别郡。二月初七日,奉御笔:所乞不允[34]……

(2-c)宣和元年(1119)三月十二日,奉使高丽国过海神舟[35]……四月七日,奉御笔:依奏条画[36]……付楼异。

(2-d)宣和元年四月二十八日,奉使高丽国过海神……当年五月二十三日,奉御笔:并依所奏及前奏请,敕付楼异……

(2-e)宣和元年五月初九日……本钱[37]乞与越……买于当年六月……御笔:依奏条……行施,付楼异。

这通《宋徽宗御笔碑(1)》由徽宗亲书的可能性很大,内容上共有第一、三、四这三条诏令可读。第一条大意为徽宗命楼异负责用从温、处两州买到的木材,为“后苑作”和“制造御前生活所”完成制造入贡坐船之后,速将有关财务上报有司。

明州素有造船传统,北宋仁宗皇祐年间(1049—1053)明州与温州各有造船场,徽宗大观二年(1108),宋廷下令将温州造船场打造船舶事务合并入明州造船场,同时将明州造船场采购木材事务并入温州,“于是明州有船场官二员,温州有买木官二员,并差武官。”[38] 政和元年(1111),明州复置造船、买木二场,但至政和二年(1112),明州因财政窘困,无钱买木和造船,明州造船场并入温州,暂停造船业务。[39] 从敕令来看,楼异到任的政和八年(1118)起,明州重新承担官方造船之业,但由于木材缺乏,要从温州、处州采购木料。明州脱离财政困境当是填广德湖造田收税之成效。第三、第四条敕令与制造“奉使高丽国过海神舟”事务有关,其余无法识读。 

【碑阴】

正奉大夫[40]、参知政事[41]兼太子宾客[42]、臣楼钥[43]劄子奏:臣辄有微诚,仰于天听[44]。臣祖赠太师、齐国公臣异,政和中,由卿列擢守乡郡,兴利除害,非止一端。每有奏闻,随即报可,其后因任,首尾五年。宣和初,方腊猖獗,邻郡啸聚相应,如杭、严[45]、处州皆遭攻破。越及温、台,仅余城郭,外邑亦多涂炭。唯臣祖太师,申饬[46]备御[47],多设方略[48],阖境无虞,就升徽猷阁直学士[49]。告墨[50]具在,前后玺书褒美,皆亲酒宸翰[51]。

云章[52]昭回[53],海邦增辉。城内一湖,旧有十洲三岛,最南一处与私家相近,遂于其上建锦照堂[54],刻碑堂中,以侈[55]上赐。中更兵燬[56],岿然独存。是时州治初复[57],移为小厅,碑后暴露。隆兴元二(1164)[58]间,州郡方始再建,及今又五十年,栋宇弗支,加以连岁暴风秋霖[59],颓损尤甚。

臣自顾幺微,猥叨误恩[60],置诸迩列,累疏[61]乞身[62],未蒙俞允[63]。靖惟家世之旧,不敢自默。欲望圣慈特降睿旨,许容臣自备材植[64],以时增葺。傥遂归休[65],得以周施其间,仍不许本家及官司指占,安泊居止,庶可永久尊奉先朝奎画[66]之严,抑使子孙表扬前人之志。冒犯天威,臣下情无任[67]俯伏[68]俟命之至,取进止[69]。

正月九日,三省[70]同奉圣旨:依右劄送参知政事……

嘉定五年(1212)正月……参政妨拟……

碑阴部分为南宋宁宗嘉定五年(1212),楼异之孙、时任参知政事的楼钥所记,内容为御笔碑的由来与传承。楼异最先将宋徽宗的瘦金体御笔刻碑,立于自己所居住的月湖锦照堂。经历高宗建炎四年(1130)的金兵南下烧毁明州城之后,锦照堂化为焦土,但御笔碑岿然独存。南宋孝宗隆兴二年(1164),锦照堂等楼氏旧宅得到重建,至楼钥所处时代又颓损尤甚,楼钥重修锦照堂安置御笔碑,后来又被移至丰惠庙中。这是楼钥一生最后的奏札,足见其晚年对于先祖故居增葺工程的重视。

御笔碑局部

四、第三通《宋徽宗御笔碑2》

(仅存拓本)

录文及考释

(题额)

(楷书)

   御笔

(3-a)宣和二年(1120)七月初六日,奉御笔:(瘦金体)契勘自来监司[71]供应……新等物可自今更……待……见有拨到……物……归元来去处如……买下物……数进纳如日后……行……复进送御史台[72]取勘……行窜责[73]。

(3-b)宣和二年七月十二日,奏打造神舟了毕,乞依元丰平案例[74],出海试验。于当年八月初七日奉御笔:依例施行。付楼异。封

(3-c)宣和二年七月十二日,奏打造神舟了毕,官吏依画……保奏[75]推恩[76],更合取禀睿旨。于当年八月初七日奉御笔:保明[77]等第[78],开具以闻。付楼异。

(3-d)宣和二年九月初……日奏……近降指挥官吏便……御笔特依御笔……付楼异。

(3-e)宣和二年九月……御笔已除臣待制……御笔……

这通《宋徽宗御笔碑2》原碑已毁,残碑不知下落,仅留残碑拓片收藏于宁波天一阁博物馆。碑上内容只有“打造神舟了毕,乞依元丰平案例,出海试验”一事可以辨读。自政和七年(1118)楼异呈报神舟样稿至宣和二年(1120)打造完毕下水试验共用三年,这是宋朝历史上第二次制造远航巨舰。宋神宗元丰元年(1078),宋国信使安焘、陈睦乘坐“凌虚致远安济神舟”、“灵飞顺济神舟”奉使高丽,“自定海绝洋而东,既至,国人欢呼出迎”。[79] 而楼异亲自设计督造的两艘神舟为“鼎新利涉怀远康济神舟”和“循流安逸通济神舟”。宋徽宗宣和五年(1123),徐兢随宋国信使路允迪、傅墨卿等乘着这两艘神舟出使高丽,并写下名著《宣和奉使高丽图经》的一年后,楼异病逝于苏州平江府任上。《宣和奉使高丽图经·神舟》载:“(神舟)巍如山岳,浮动波上,锦帆鹢首,屈服蛟螭,所以晖赫皇华,震慑夷狄,超冠今古,是宜丽人迎诏之日,倾国耸观,而欢呼嘉叹也。”[80]

随着北宋的迅速灭亡,这次国信使出访并未取得显著的外交成果,然而却促成了我国沿海地区最重要的民间信仰——妈祖女神地位的确立。据关于妈祖的最早文献,南宋进士廖鹏飞作于绍兴二十年(1150)的《圣墩祖庙重建顺济庙记》载:“越明年癸卯(1123),给事中路允迪使高丽,道东海,值风浪震荡,舳舻相冲者八,而覆溺者七,独公所乘舟,有女神登樯竿,为旋舞状,俄获安济,因诰于众。时同事者保义郎李振,素奉圣墩之神,具道其详,还奏诸朝,诏以‘顺济’为庙额。[81] 妈祖从此被纳入国家“正神”之列,成为官定的航海保护神,信仰范围也因而超越福建而遍及中国沿海,乃至东南亚一带。

御笔碑拓片局部

 五、结语

综上所述,这三通御笔碑中所能识读的主要事件如下表:

(1)填平广德湖

(2)设置高丽司

(3)建造神舟

三通御笔碑所展现的是一段北宋徽宗朝与高丽国外交史上的沧桑往事。楼异不惜用填平广德湖造田增加税收的办法,修建高丽使行馆、造神舟巨舰,以迎合宋徽宗的亲丽外交政策,但随着北宋在徽宗朝的迅速灭亡,所有功绩都毁于一旦。时隔九百年后,我们回望这些见证“海上丝绸之路”繁荣景象的宝贵文物,重新审视楼异等人为构建东亚和谐的国际秩序而曾做过的努力,目标就是为了以史为鉴,加强中国与世界的交流沟通,共同迎接美好的未来。

注释:

[1] 以上内容依据笔者现场勘查及参考鄞州区集士港镇镇史编纂委员会编,《罂湖沧桑——集士港》,宁波出版社,2011年,第242—248页。

[2] 《广德庵内御笔碑》,《宁波晚报》2014年12月22日。

[3] 章国庆编著,《宁波历代碑碣墓志汇编(唐五代宋元卷)》,上海古籍出版社,2012年,第128—131页;王力军,《宋代明州与高丽》,科学出版社,2011年,第105—107页;周庆南,《御笔碑和宋代明州造船业及外贸》,《海交史研究》1993年第4期。

[4] 章国庆编著,上揭书,第361页。

[5] 省降:“省降”乃宋代“内降”颁诏的一种,是皇帝直接通过内宫下达给有关部门的行政命令,为针对知州一级官员的敕令。

[6] 省降御笔:从书体来看,很像是蔡京的书法,符合北宋末蔡京专请御笔行其私意的事实。

[7] 高丽司:宋徽宗政和七年(1117),楼异乞置高丽司,作为处理与高丽国往来相关事务,并供客使食宿之用的使馆。

[8] 广德湖田:广德湖原为宁波城西的海迹湖泊,环湖周长一万两千多丈,规模与宁波城东的东钱湖相当。政和七年(1117),楼异奏请垦广德湖为田,遂被填平。

[9] 措画:筹画。

[10] 尚书省:北宋前期名存实亡,元丰改制(1080—1082)后振举其职,执行门下省所付制、诏、敕、令,统管六部二十八司。

[11] 劄子:即“札子”,是官府用来上奏或启事的一种文书。皇帝的内降或内批,会以札子的形式颁下施行,元丰改制(1080—1082)前为中书札子、枢密院札子,元丰后为尚书省札子。

[12] 管押:管领。

[13] 史馆:修史机构名,元丰改制(1080—1082)后,史馆并入秘书省国史案,由秘书省专管修撰日历、国史、实录等。

[14] 西津闸:楼异治明州时,曾建多处水利设施,治理南塘河水患,西津闸当为其中一处。

[15] 王育济,《论北宋末年的“御笔行事”》,《山东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1987年第1期;余春燕、夏松涛,《试析宋代“内降”颁出的种类及原因》,《贵州文史丛刊》2012年第3期;杨世利,《论北宋诏令中的内降、手诏、御笔手诏》,《中州学刊》2007年第6期。

[16] 方诚峰,《北宋晚期的政治体制与政治文化》,北京大学出版社,2015年,164—188页。

[17] 参考杨渭生,《宋丽关系史研究》,杭州大学出版社,1997年,第33—153页。

[18] 参考王力军,上揭书,2011年,第92—98页。

[19] 李容准,《北宋明州高丽使行馆》,《东南大学学报(自然科学版)》2003年第4期。

[20] 《宋史∙河渠志》,中华书局,2000年,第2403页。

[21] 《高丽史∙睿宗世家》,影印本上册,文史哲出版社,2012年,第209页。 

[22] 徐兢,《宣和奉使高丽图经》卷16,药局,商务印书馆,1971年,第32页。

[23] 拘拦:包揽、主管。

[24] 提举后苑作:“提举”原意为“管理”,宋代设主管专门事务的职官,即以“提举”命名,有“提举常平”、“提举市舶”、“提举学事”等。“后苑作”为宋官署名,宋真宗咸平三年(1000),置后苑作,掌苑囿、池沼、殿台种艺杂饰,以备游幸。

[25] 制作御前生活:“制作御前生活所”专掌内廷及皇属婚娶所需物品。

26] 温处:温州与处州,处州是今浙江丽水。

[27] 坐舡:或作“座船”,是北宋州、军、路可自行掌握的船只,主要用途是服务地方官僚的调动、接送。楼异所承办的入贡坐船为皇家使用,其选材、做工、装饰、大小十分考究。

[28] 了当:完毕、停当。

[29] 樁下:储备、储存。

[30] 借使:又称“借差”,无品武阶名,为押纲的小差使。

[31] 色额:种类、数量。

[32] 计置:筹画措办。

[33] 上京:开封府。

[34] 不允:即“不允手诏”,不允臣下所奏之事而发的手诏。

[35] 奉使高丽国过海神舟:与制造奉使高丽的神舟有关。

[36] 条画:条规、法令。

[37] 本钱:用来办事的钱财。

[38] (宋)胡榘编,《宝庆四明志∙造船场》,《宋元浙江方志集成》第7册,杭州出版社,2009年。

[39] 参考王力军,上揭书,2011年,第103—104页。

[40] 正奉大夫:文散官名,元丰改制后停用,大观二年(1108)再置,为文官第七阶。

[41] 参知政事:宋初沿袭唐制,以侍中、同中书门下平章事为宰相,宋太祖乾德二年(964)又设参知政事为副相。

[42] 太子宾客:太子东宫属官,掌管调护、侍从、规谏等。

[43] 楼钥:1137—1213,南宋政治家、文学家,楼异之孙,官至参知政事[44] 天听:帝王之听闻。

[45] 严:严州,今浙江建德。

[46] 申饬:整顿。

[47] 备御:防备。

[48] 方略:方针和策略。

[49] 徽猷阁直学士:徽猷阁,宋徽宗大观二年(1108)建,藏哲宗御集,置学士、直学士、待制等官。

[50] 告墨:即“诰墨”,“诰”是以上告下之意,指皇帝封赠官员的专用文书。

[51] 宸翰:帝王的墨迹,指皇帝的亲笔手诏、御札之类。

[52] 云章:帝王的文章。

[53] 昭回:指日月。

[54] 锦照堂:宁波西湖之南,楼异之宅。

[55] 侈:扩大。

[56] 中更兵燬:南宋高宗建炎四年(1130),明州遭受金兵烧毁,惟东南角数佛寺与僻巷居民偶有存者,史称“建炎之祸”。

[57] 州治初复:南宋高宗绍兴年间(1131—1162),明州城重建。

[58] 隆兴元二:南宋孝宗隆兴二年,1164年,锦照堂等楼氏旧宅得到重建。[59] 秋霖:秋日的淫雨。

[60] 误恩:谦词,指帝王误施恩泽。

[61] 累疏:多次上疏。

[62] 乞身:请求退职。

[63] 俞允:应诺。

[64] 材植:指作房屋柱梁用的大木料。

[65] 归休:回家休息。

[66] 奎画:帝王的墨迹。

[67] 下情无任:谦词,指因罪免官,无职可任;或因无能,无法胜任官职。

[68] 俯伏:趴在地上。

[69] 取进止:古代奏疏末的套语,犹言听候旨意,以决行止。

[70] 三省:中书、门下、尚书省的总称。宋朝前期,三省无实权,政归中书。元丰新制,中书分权归三省,作为中央最高政务机构。中书省承旨、造令;门下省审议、覆奏;尚书省颁降、施行。

[71] 监司:有监察州县之权的地方长官之简称。宋转运使司、转运副使司、转运判官司、提点刑狱司、提举常平司皆有监察辖区官吏之责,统称监司。

[72] 御史台:宋代谏官,为皇帝耳目,纠察贪官污吏,肃正朝廷纲纪。

[73] 窜责:放逐处罚。

[74] 元丰平案例:神宗元丰元年(1078),宋国信使安焘、陈睦所乘神舟巨舰——“凌虚致远安济神舟”、“灵飞顺济神舟”,于明州打造,并试验下水。[75] 保奏:向朝廷荐人并予担保。

[76] 推恩:帝王对臣属推广封赠,以示恩典。

[77] 保明:负责向上申明。

[78] 等第:等级次第。

[79] 《宋史∙高丽传》,中华书局,2000年,第14047页。

[80] 《宣和奉使高丽图经》卷34,海道一,神舟,第70页。

[81] 蒋维锬编校,《妈祖文献资料》,福建人民出版社,1990年,第1-3页。

本文原载楼正豪主编《楼钥文化》创刊号,2021年。

转载于宋史研究资讯微信公众号1月18日,楼正豪:宁波“宋徽宗御笔碑”考释丨202101-54(总第1549期)。


撰文:楼正豪

配图:楼泽鸣

编辑:楼飞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