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人今安在 凡夫长萦怀】漫话百药山

【仙人今安在 凡夫长萦怀】漫话百药山


萧山楼塔镇境内的百药山,又名镜台山、笔架山、白石山、究山、四角尖。“究山”是最古老的山名,意为山上有九个洞穴。“白石山”,意为山上的岩石呈白色,有点名不符实。“镜台山”,是古文献中记载的名字,有点脂粉气。“四角尖”,只是楼塔镇大黄岭村一带的叫法,有局限性。“笔架山”,是因为山峰矗立,酷似巨型笔架,横空参天。但是,现在习惯上叫“百药山”。


萧山仙境

“山不在高,有仙则名”。百药山的得名有一个优美的传说。相传八仙之首的铁拐李,途经萧山楼塔的镜台山,本想以神药济世,见人间已有良药,顿生失落感,将随身携带的装有取之不尽灵丹妙药的药葫芦倾倒在镜台山上。嗣后,镜台山漫山遍野长满草药,遂称作“百药山”。

据南朝时期的《世说新语》、唐代的《晋书》、《建康实录》、清乾隆年间的《越中杂识》记载,东晋名士许询,字玄度(后因避讳改为元度),河北高阳人,会稽太守许归之子,随父居会稽,厌仕途,逃避晋穆帝之征召,隐居萧山南乡之镜台山,岩居穴处,枕石漱流,霞友云朋,脱俗离尘,相传后来羽化成仙。

一个神话传说和古文献的记载,使百药山留下了“仙踪”,弥漫着“仙气”,成为萧山的“仙境”。在历史的长河中,每当雪花飘飘的严冬,百药山总是率先银装素裹,染成白头,似乎仙人之鹤发;在多雷阵雨的夏季,百药山总是先垂下雨帘,甘露润物泽世,赐福人间;在秋日夜晚,一轮明月悬在百药山顶,将蟾宮银辉洒满大地,天上人间共享皎洁月光。

元代名僧释道澄在元至顺二年(1331)撰写的《绍兴路萧山县咸通重兴之院记》中,曾这样描述百药山的仙境,“左有仙人石,傍有仙人洞,每以云气出入……穹屏迭障,壁立千仞,境趣奇矣!”

清嘉庆四年(1799),仙岩楼氏28世的楼晓亭(1752—1807),一位颇有文才的塾师,写了一组《仙岩八景诗》,共八首七律,其中之一是“元度仙踪”,诗曰:              

征君羽化几千年,

怪碧嵯峨立水边。

洞口桃花春尚醉,

岩间月魄夜犹圆。

云迷古寺疑烧药,

鹤立前溪似待仙。

丹灶虽非山色是,

清风林下思悠然。

楼晓亭在《仙岩八景诗》的“序”中说:“绕村一水,源出富春,盈盈如带,冬夏不涸。溪畔有石,壁立千仞,奇葩异翠,芬香可爱。即许询栖迟之所,名为仙人石者是也”。

文脉绵延,仙岩楼氏28世的楼镜蓉(清道光戊子科举人)、31世的楼泰钦,认为前辈楼晓亭所作的《仙岩八景诗》“绮丽中更复庄雅,足为吾邑增胜”,亦各赋诗八首和之。在“元度仙踪”诗中有“烟云变幻山中静,花木悠闲洞口多”、“突兀诚夸天地造,玲珑不籍匠人镌”的诗句,描述百药山的仙境。文献的记载和古人的诗句,让百药山仙境成为萧山楼塔的金名片。 

仙山旧事

“文革”时期的1968年夏秋之交,一支年轻人占多数,名叫“武卫连”的队伍,扛着“三八大盖”、“汉阳造”、“歪把子”及装填火药、铁砂的“洋炮”,曾一度据守在百药山山巅,时间长达20余天,山上不时响起让山下百姓胆颤心惊的枪声。其目的竟是“文攻武卫”、“捍卫毛主席的革命路线”。笔者现在回忆这段往事,觉得荒唐可笑。也为当年的“杀气”,亵渎了百药山的“仙气”、“灵气”而遗恨!  

1976年清明节的次日,5位年轻人经田村下马坞、上马坞,登上百药山主峰。5人中年龄最大的30岁,最小的23岁。在“文革”初期,2名懵懂少年,跟着3位大哥经风雨、见世面,成了好朋友,此行是纯粹游山。其时,百药山主峰没有茂树修竹,只生长着一些“大叶毛”之类的灌木丛,视线很好。天公作美,艳阳绚丽,晴空蔚蓝,煦风徐徐。一行5人站在山顶,极目远眺,万物复苏,生机勃勃的美景尽收眼底,让他们心旷神怡!因5人曾是“同一条战壕里的战友”,就自我调侃说:“重上百药山,希望遇神仙”! 

他们从主峰沿着山脊下行到南侧的第二峰,周围岩石嶙峋,或突兀、或重叠、或堆积,仿佛置身于洞天福地,当然不可能遇到神仙,但他们却觉得飘飘欲仙了。在“石煏弄”的顶端的“天沟”处,仗着年轻,纵身一跳,跨越了“仙人洞”,似乎尝试仙人的“腾云驾雾”。在“石煏弄”南侧的“神仙屋”中,5人憩息片刻,过了一会“神仙瘾”。 

在百药山上用野餐,有一种离尘脱俗的滋味,从上马坞山上带来的山泉水成了“玉液琼浆” 、清明果成了“人参果” 、“裂花毛笋”成了山珍、俯拾即是的枯枝败叶化作鲜红的火焰,幻化出许询炼丹的身影,吃着半生半熟的午餐,也似乎有一丝“长生不老”的意境。  

再探仙踪

2019年上半年,楼塔镇人民政府决定在百药山上修建“许询纪念馆”和游步道,接着付诸实施。为了让游步道串连起百药山上的全部景点,12月17日,楼塔历史文化研究会的楼士青、楼关堂、楼兴,沿着刚开挖好的毛坯游步道,又一次登上百药山主峰。看到原来尖尖的山顶,已被挖成一块约10米见方的平地,上面堆放着黄沙、石子等建材,因为规划要在百药山主峰建一座“仙人阁”。三人在惊喜中又有遗憾,主峰的原貌被毁坏了。站在山顶平地,启用手机GPS功能,显示海拔610米。后来询问开挖游步道的施工人员,告之山峰已挖低2米。还解释说在山顶建亭阁,考虑到方便施工和足够的占地基础面积,不得已而为之,亭阁高度保持在10米以上,海拔会比原来高。

三人选择在荒山中自上而下抄近路再探“仙踪”。漫山遍野是积累的厚厚的树叶和横七竖八枯死的毛竹。楼兴是岩下村人,爬百药山是轻车熟路,又正值壮年,他一手拿锄头,一手拿钩刀,披荊斩棘,手脚并用,走在前面开路,还在走过的路上的树木或毛竹上系上红布条留下记号。  

下行至“石煏弄“,因人迹罕至,它仍保持着原生态面貌,显得空灵、清幽、静谧。旁边的“神仙屋”,是大自然的杰作,由四块大岩石天然组合而成,天工造化,精巧玲珑。经历无数年的风吹雨淋、日晒雪压,依然毫发无损,“健康长寿”。三人认为“石煏弄”、“神仙屋”,应该是文献中所说和传说中的“仙人洞”吧。

再下行到俗称的“竖石塔”脚下,抬头仰望,两座巨石,一上一下,并列矗立,目测高约20米,和释道澄笔下的“穹屏叠障,壁立千仞”相吻合,应该是“仙人石”,“元度岩”可能是它的别称。楼兴说,必须修一条游步道支路,从“石煏弄”、“神仙屋延伸下来,绕过“仙人石”底部,再连通到“许询纪念馆”。

三人又从“仙人石”下行到名不见经传的“狮孔石”,这是一整块巨大的岩石,形似狮子。楼兴砍去岩石底部的灌木丛,看到两个岩洞,岩下村民称“狮孔洞”,说是石狮的鼻孔。 

下山时三人经过山腰一块名叫“桃园里”的山岙平地,楼兴讲了一个民间传说,推定“桃园里”古时候是一个村庄。三人还观赏了“桃园里”村边的“乌龟石”。如果进行考古,说不定楼塔的历史会提前数百年。

百药山是一座传奇之山、灵秀之山,是楼塔珍贵的自然遗产。期待在新时代实施乡村振兴战略中,迸发出更大的潜力和魅力!

撰文:楼关堂

校对:楼泽鸣

摄影:楼   颖 楼家茂 楼飞华 张洁雨 楼长德 楼  兴

审阅:楼士青

编辑:楼飞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