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楼氏文人 楼叶刚随笔】参加楼氏宗亲代表丁酉冬至重玉公墓祭祖后感!

【楼氏文人 楼叶刚随笔】参加楼氏宗亲代表丁酉冬至重玉公墓祭祖后感!

【楼氏文人 楼叶刚随笔】

参加楼氏宗亲代表丁酉冬至

重玉公墓祭祖后感!

       公元2017冬至,中华楼氏文化研究会常务副会长楼振来、楼塔历史文化研究会会长楼国生、楼塔历史文化研究会常务副会长楼士青等众领导二十余人,专程赴义乌香山拜谒先祖重玉公墓。其间参加祭祖仪式的,有义乌、萧山、浦江、慈溪等楼氏宗亲。

       仙岩楼氏众宗亲至义乌祭祖,十日前的一个约定,故于冬至守信而至。这次祭祖,庄重严肃,程序规范,其中“二献香,一祭酒,烧祭文”等礼仪,颇有上古先祖大禹王之遗风。义乌接待方禄老会长、楼仲平董事长、楼朝明先生等宗亲,事先做缜密安排,所以双方对接非常顺利这次祭祖,具体活动地点三处:重玉墓、会所和义乌市双童日用品有限公司。 具体内容分三大块:一则祭先祖重玉公、燕国公等先祖二则交流仙岩、义乌两地文化三则商讨楼氏宗亲文化建设的具体问题。其中涉及宗亲间的敏感话题,不回避,坦诚相谈,有效互动。所以这次笔录,写的时候,心情有点沉重。这份沉重,是一份责任的沉重。

       祭祖非观光旅游,自有其特殊的家族意义,其间包括家族与社会对接的重大意义。所以祭祖录像和照片的背后,藏有承前启后的家族史的文化精髓。这些文化精髓,有时就在活动中的小细节,有时就在活动中的大场景。下面对这次活动中的三个小细节,做一笔录。

     第一个小细节,事关楼塔古镇建设的问题。

       在车上,和仙岩宗亲闲聊。仙岩宗亲聊到楼塔古镇的建设问题,楼小波的观点,独出机杼,我印象非常深刻。他聊到徽派建筑,最初是徽州大商人请浙江东阳、义乌的工匠所造如今浙江到徽州学徽派建筑,这是一种文化的遗憾现象他也认为,楼塔古镇的拆造,要防止类似问题的产生,不要给后人留下历史文化的遗憾他还认为,楼塔古镇有楼塔古镇独特的古镇布局和文化。楼小波的这种思想,是一种非常精彩的学术思想。在江沪之间,有乌镇、西塘、周庄三古镇,当然也不止三大古镇。此三大古镇与楼塔古镇在建筑上有相似处,不同处就在前面三个古镇里面有小河流穿镇而过,楼塔的河流在镇外。所以从布局上看,似乎乌镇、西塘、周庄略胜楼塔古镇。但从文化底蕴上看,楼塔古镇是略胜此三古镇。如拿乌镇和楼塔古镇相比。乌镇有昭明太子读书处、茅盾故居等文化。楼塔古镇有大禹王文化,东汉太师楼重玉遗风文化,梁代燕国公楼偃守墓遗风,东晋王羲之、谢安、支遁踪迹,东晋许询炼丹遗迹,初唐四杰之首王勃题诗龙尾巴潭遗踪,吴越国钱镠王定都楼塔之旧规划,元代楼氏的状元楼,明代神医楼英的旧宅,清代血战台北的黑旗军大将楼殿英,民国才女中共杰出女豪杰楼曼文等等。楼塔文化和楼塔人物,是言之不尽的,非用大书书写不成。

       楼塔古镇的文化,实际上都是附着在这些“真古董”文化建筑上的。这些人文痕迹,也是不可再生之人类文化资源。如果现在保护不善,百年之后,后人怀古,即使重造众多仙岩“新古董”,也是抚不平这道文化伤痕的。大概楼小波先生是看到楼塔文化在滴血,才发此深感的。当年,北京拆明清古城墙的时候,梁思成和林徽因夫妇双双呼吁别拆,最终明清两朝的古城墙还是拆了半个世纪后回头看事,国人未必没有产生文化遗憾。中国在城市建筑上“西化”,并没有错,西方建筑有东方建筑不可比拟的独特之处,牢固,高大,繁华,先进。但在西方,有不少千年古堡,并不因为西方现代建筑的兴盛而残毁,反而保护得更加完善。西方人没有忘却西方文化的根脉,所以西方的建筑文化名闻遐迩。东方的古城堡,其特色本不在西方之下,甚至还略在西方之上。但如今满眼寻觅中国原汁原味的千年城堡,似乎在大漠戈壁上尚有残存的断壁残垣,在繁华的都市中是很难有此种神秘的身影。一个都市丧失其最初的文化老根,精神贫血势不可免。

        仙岩宗亲也感慨地说,楼塔是萧山的“西藏”。此种感慨,不是感叹楼塔在地域上被遗忘,而是“楼塔文化”被世人边缘化。楼塔的地域位置,与安徽的徽州相似,都处在群山之中。徽州商人,没有困于徽州,走出群山,其中最有名的大概是红顶商人胡雪岩。徽州走出的商人,行迹遍布天下,最终形成中国三大商人之一的“徽商”,与“有麻雀的地方就有山西商人”“豪商大贾甲天下中国金融业的鼻祖晋商”齐称如今,楼塔商人也走出群山,商人足迹遍布天下,但成为“浙商”中大杰出者,还未见史书。徽商带给楼塔人的最大启示,大概就是徽州文化深厚,土地再贫瘠,也挡不住徽商大杰出者的诞生。楼塔也有如此深厚之文化,如果用“物质文化”和“非物质文化”两种形式向全世界做宣传,诞生像马云这样的大浙商也不是不可能的事。

      第二个小细节,事关楼氏人才的心态研究

     在义乌市双童日用品有限公司参观时,楼仲平先生说,他曾经亲自设计厂房的图纸,三十多天足不出户。仲平先生身上的这份大寂静,二十七年前,我在“杭州萧山千禧花边厂”楼松董事长似乎感受到过。那年,楼松以楼塔中学第一名考上高中。楼松的父亲纪海伯和我的父亲,是很好的朋友。我父亲就去问纪海伯“楼松是如何读书的”,纪海伯回答说,楼松在家里看书很安静的,整天一声不吭在看书。在我父亲转述给我的话中,我知道楼松先生是有一份大寂静的所以这次祭祖后参观“双童公司”时,有位宗亲说,楼松能学得会仲平先生的大商精神。这话,我印象深刻。大概楼松身上的大寂静与楼仲平先生的大寂静,是相通的。

     可能内心有大寂静心态,与楼重玉做大事时的心境是一致的。重玉文化的最高境界,就是“道”的境界。“道”在至高点,又是相通的,有人读书悟道,有人经商悟道,有人做官悟道,有人农耕悟道……通向“道”的路径可以完全可以不一样,但最终会殊途同归。这种大寂静心态,我在这次祭祖活动中,似乎感受不少楼氏族人都有,如仙岩细十番的国宝楼正寿先生


第三个细节,事关两地宗亲会的对比。

       楼仲平先生在闲聊中有两个感慨,我印象很深。他说,义乌楼氏宗亲中比他做得大的大商人,没有来祭祖现场,他显得很孤独。他又说,楼氏宗亲义乌有五万人,全球最多,但在宗族文化建设上,要向楼塔宗亲学习。楼仲平先生这两点说法,确实切中义乌楼氏宗亲会目前存在的问题。“楼塔历史文化研究会”能成为萧山区政府审批通过的一家学会,这与“楼塔历史文化研究会”有一批政界、商界、文艺界等各界精英人物是分不开的。

        有时,小细节就可看出背后团队的力量。楼塔历史文化研究会来祭祖之前,楼士青先生对我说,要给我带些楼塔名士写的书。这是楼塔最好的文化“土特产”,都是仙岩名士的大学问。楼塔历史文化研究会准备这次祭祖,小到个人交流,大到群体交流,如果不是团体的力量,是没法做到事无巨细的。

       第四个细节,有关楼仲平先生的大商精神。

        与楼仲平先生闲谈中,有个细节很重要,仲平先生说他采用的是日本企业的管理模式。参观公司的时候,我捕捉到不少日本企业或者美国企业的大商精神。

        第一处,就是“五星级宾馆的待遇,对待员工”。我和仲平先生互加微信的时候,仲平先生的手机是有点旧的,似乎和他上亿身价,不相吻合。他的企业中,从餐厅、工作间、办公室,员工所用的都按“五星级标准”配置。这种具有人文关怀的企业文化,与日本企业文化是一致的。据我所知,日本人卖到全球的产品,不是国内最好的产品。国内最好的产品,他们是给日本国人用的。如果外国人要买日本人最好的产品,就要跑到日本购买。日本企业的这种文化,在楼仲平先手中,又变成“”感恩员工,亏待自己”的企业文化。这种精神大概融入了大禹精神。仲平先生在香山楼氏宗族中,属于东门楼氏,东门楼氏千年来一直守宗庙。义乌梅口殿楼氏宗庙,就是禹皇殿。禹皇殿的三尊塑像,分别是大禹王、杞国国君楼云衢,东汉太师楼重玉。大概楼仲平先生身上的这份大商精神,不乏有先祖基因。

仲平先生对待员工,有个最好的明证。他的两个助手,一个是浙江省人大代表,一个是金华市政协委员。他说,他啥头衔也没有的。我说他是个“管理官员的非官员”。还有个明证,就是他的企业以后是经理人接班,他家族的人只控股,不接班。楼仲平先生真心善对企业员工,对宗亲也重情义,他一听萧山仙岩宗亲来义乌祭祖,二话不说,承担所有费用。他听说,萧山仙岩有2万多楼氏族人,他说,义乌理事会不组织人到仙岩考察,他自己带着家人,也要回访仙岩楼氏宗亲。这就是仲平先生的情怀。

       第二处,就是“不盲目扩大,不借款,不联保,做好本色产业”。仲平先生专注做吸管产业,心无旁骛。仲平先生做自己最拿手的生意,所以才赚钱,因为钱一定是内行人赚的。这一点与日本企业精神,有相通之处。日本企业家有个特点,如果客商向他订购的产品越多,价格就会越贵。这与中国企业的薄利多销,恰恰相反。因为日本企业家非常清楚,生产量扩大,厂房、设备、人工费等成本必然增加。如果这些成本增加,产品价格势必要抬高的。如果以后这些客户订单量下降,又会面临资源的闲置和浪费。这是日本商人的的精明处,也是他们的良好估计能力。日本人善于估计,大概与日本战国时的一个国君有关。日本有个国君,有两个儿子,这个国君想把国家一分为二传给两个儿子。那天,他就邀请两个儿子一起吃饭,大儿子满满装了一碗,吃不光,就剩下不吃了。小儿子装了半碗饭,吃完后,又装半碗,最后全吃完了。这个老国王感慨地说,大儿子的国家以后一定灭亡,小儿子的国家一定会强盛。后来,果然如此。原因非常简单,一个连自己饭量都估计不到的人,如果去治理国家,国家不灭亡才怪。

        日本人善于自我估计,这一点仲平先生学得很到位。所以他能在十几亩的厂房里,亩产60多万元税产,在同行中排名全球第一。因为有第一名效应,他也不用向外界贷款。比如世界第一高峰是珠穆朗玛峰,世人都知道,那么第二高峰、第三高峰是谁,又有多少人知道。楼仲平先生的知名度相当高,当然,他做到第一,也是有秘诀的。外人要参观生产车间,只要看看监控视频就可以了。他的生产车间非员工不能进入,员工在地面跟镜子一样干净的无菌工作间里,带着面具在工作。美国大公司,很多都是这样做的。仲平先生知道,吸管是要用嘴吸的,所以他非常注重卫生情况。他如此做,那些订货商自然非常放心。客户都抢着要他的产品,他的现金流自然是非常顺畅的。

       仲平先生做事有估计能力,有规则,有契约精神,这种精神义乌宗亲理事会有必要移植到祖坟建设上。在这一点上,我也很欣赏楼朝明先生的,楼朝明在修重玉墓路的时候,与建筑队是签过合同的。修路以外的个别附属工程建设,是没签合同的,当时朝明一直反对这样做,这点我是知道的。如果这样没有合同意识的事情,会发生在仲平先生的企业中吗?正因如此,我很欣赏仲平先生,不是因为他有钱,而是因为他有规则和人品。

        第三处,就是“全球眼光”。

        楼仲平先生学历不高,学力惊人。仲平先生是不少大学的客座讲师,他只要讲讲自己的创业经历,就能编成电视剧,如《鸡毛飞上天》中的主角陈江河的原型人物,很大一部分是楼仲平先生。楼仲平先生这一代人,也是义乌商城三个阶段变化的历史见证人。义乌商城,第一个阶段,是从鸡毛换糖开始,这群外出换糖人,把全国各地的信息带回来,他们常常聚会,最后萌生出办一个小商品市场的想法,有想法就干,一干就干出个大市场。第二阶段,不少做外贸生意的义乌商人,把全球的信息带回来,这些人也常常聚会,最后萌生出“从卖全国货物到卖全球货物”的想法,有想法就干,一干就干出全球最大的小商品市场。第三个阶段,就是从有形市场转型无形市场,义乌商人进行全球虚拟聚会,直接把市场推进全球的千家万户中。

       胡雪岩曾说过一句话:“有一县的眼光,做一县的生意;有一省的眼光,做一省的生意;有天下的眼光,做天下的生意。”在仲平先生身上,这句话要再补充一句,即“有一球的眼光,就做一球的生意”。

当然仲平先生是一本大书,是要慢慢写的,今天只写几页。

这次祭祖活动,笔录暂写至此。

2017.12.21

声明

公开发表中,部分与会领导人名隐去,大家懂的,在家族内部活动笔录中,是有全名的。 

〖作者简介〗

         楼叶刚,学界泰斗钱钟书先生再传弟子,“讲文堂”创办人,浙江独立作家,西部文学作家协会会员。1976年出生于萧山市楼塔镇,1999年毕业于杭师大,先于萧山从教四年,后于义乌从教至今。先后在期刊杂志发表过一系列史评文章、文论、散文诗歌和小说,因不满意旧作,大部分作品在重新修改过程中。目前,以“江南少年作家客栈”的微信公众号,推介近期陆续发表的史评文章。微信号15157945281,欢迎关注。

       自从走出楼塔的二十多年,始终觉得楼塔文化是有独特的,楼塔人是有个性的,尤其楼氏家族文化与华夏文化同根同源,有其独特魅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