戚浦庙略记

戚浦庙略记

淅淅沥沥的冬雨,下了一个多月。说来也怪,就在楼异公族孙们择日纪念他的日子里,老天爷突然开恩雨止放晴。

2018年12月13日上午7时许,来自省内外近百名楼氏宗亲代表,从宁波飞越宾馆出发,途经高架桥,西行数十华里,抵达戚浦庙。


戚浦庙地处宁波市海曙区石街道上王村。庙宇不大,占地约2亩左右。四周良田万倾,村庄、道路、河塘、纵横交错。广德湖垦区平原良田种植着大片大片的蒲草和冬少麦等农作物。

这是一座红墙黛瓦的重建建筑。庙宇大门上方悬挂着“戚浦庙”三个金色大字的牌匾,大殿内奉供着好几尊人物像。大殿正中着袍戴官帽的,就是我们参加纪念、开光、揭碑的主人,南宋明州知州楼异太师。

楼异(1062-1123)字试可,号墨庄。鄞县人。楼郁之孙。神宗元丰八年(1085)进士。23岁初任汾州司马参军等职,哲宗元符二年(1099)任登封县令。徽宗政和七年(1117)知随州。赴前、楼异向徽宗面奏请朝庭在明州设置高丽司,重开二国间商贸往来。徽宗准奏,并命造海船通商之用。楼异借机献策,奏请徽宗将明州广德湖开垦为田,增收田赋以为国用。徽宗对此议大为赞许,改授楼异为明州知州赴任。

楼异到任后,泄放湖水,废湖为田,安置大批北方难民。他疏浚河道,改造湖田7.2万亩,岁征租粮3.6万石,充盈国库财政。促进高丽两国贸易来往。徽宗宣和四年(1122),楼异任知平江府,次年去世,追赠太师,齐国公、楚国公,安葬于奉化金钟山。楼异公生有五子、二十五孙。后代人才辈出,为官众多。

今年夏天,楼水忠会长,发给叶刚和我二副征联和正豪博士撰写的碑记,我颇感疑惑?楼异公怎么还有功过历史争议

广德湖原为沿海湖,汉朝时就已存在。因湖面形如葫芦状的酒器罂,所以称为”或“”。南朝时形成方圆50多里的大湖。唐宋时期,多名县令,知州治湖,浚修广德湖,可北通姚江水利枢纽,领舟楫通杭州钱塘。在滞洪调蓄,城乡用水,灌溉2000倾农田上发挥着较大作用。

广德湖素有“凫雁鱼鳖,菱蒲葭茭,葵莼莲芡”富饶之物产,风光无限好。

有诗为证:

一望湖皋满月秋,

西风吹雨稻花收。

凭谁诉与均田使,

泽国来年是沃畴。

南宋时期,广德湖淤泥厚积。附近百姓废湖、盗湖、垦湖现象众生。楼异作为土生土长的本地人,深知广德湖现状。

而宋徽宗时,国库空虚,北方战乱时起,南逃明州避难难民猛增,民众生计困难。自楼异改任明州知州后的1118年,泄湖废湖、垦湖,得良田800倾(12000亩),赋米3.2万石,安置大量难民落户,偷盗抢现象消失,百姓得以安宁。

楼异废湖垦田之举,历来褒贬不一。朝庭垦区难民支持赞颂,而受水患旱忧的原灌溉区乡民及历史生态学家却贬责有词。

我思量着开光镜照过的栩栩如生的楼异公塑像,看着塞满殿内外毕恭敬拜的香客。心想,垦区的百姓邀请省内外20多个县市的楼氏族孙代表参加本次开光揭碑仪式,可见当地百姓感其恩德之深厚。这在现场也亲身感受到了百姓们的爱戴之情。敲锣打鼓,载歌载舞,黄龙青龙,双舞腾跃,鸣放鞭炮,其感激之情难言以表,他们把楼异公从人变成神。而挂满大殿墙壁上的捐款红纸上,又把楼异公从神尊称为“菩萨。”所有这些又说明了什么呢。

    中华楼氏文化研究会会长,著名浙江大学教授楼毅生在碑记揭幕时充分肯定了楼异的三大功绩:

是填广德湖造田,及浚南塘河和建“乌金”、“积渎”之功,解决了北宋南逃难民百姓的生计问题。

二是在月湖边上修建了高丽使馆,开展商贸往来,至今在韩国还有较大的文化影响力。

三是造军船,为中国历史上第一次最大海战,南宋韩世忠水战所用战船,打败了金兀术六十万大军,最终为南宋、金国二朝形成长久对峙奠定了基础。

而小功绩更是数不胜数。为此,宁波楼水忠会长题写的大殿楹联,更是富有意味深长:

废湖垦田孰功孰过,岁月历史论定。

褒扬贬责亦正亦误,明州百姓评说。

 

楼洪民,义乌市宅山村人

拟笔于义乌市岩口湖大塘坞山庄

2019年1月15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