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冬至祭祖日 先烈惠风存】凛冽寒风吹不退 燃香洒泪慰先人

【冬至祭祖日 先烈惠风存】凛冽寒风吹不退 燃香洒泪慰先人

      中华民族是一个有着浓郁家土情怀的民族,一方水土,一门故祖,无不对身处四方的游子有着强大的凝聚力,所以唐代诗人殷尧藩有“异乡冬至又今朝,回首家山入梦遥”之句,如此拳拳赤子之心,殊不感人至深。

       正所谓:参天之木,必有其根;怀山之水,必有其源。为了祭奠故去的先人,萧山仙岩楼氏宗亲代表于12月21日前往义乌香山,参加了在此处举行的先祖重玉公祭祀仪式。

       今天是12月22日,是传统文化中的冬至日,怀着对祖上先贤无比深切的追思之情,特将昨日祭祖盛况再行回顾,以慰祖先九天之灵!

         我们以传统祭祖节日为契机,怀着一颗虔诚恭敬之心,祭奠我们逝去的先祖亡灵,表达我们无限的思募之意,在先祖丰功伟业鞭策之下,继往开来,续写楼氏家族更加光辉的未来。

祭文附录如下:

祭  文

       维公元二0一七年十二月二十一日,岁在丁酉冬至。六十一世裔孙楼国生率萧山仙岩楼氏族人虔具清酌庶馐之奠,致祭于乌伤楼氏始祖东汉太师重玉公灵前。曰:

乌伤楼氏,大禹后裔。

武王封杞,赐号东楼。

始祖楼㫓,字谓重玉。

天生俊杰,龙势虎威。

塾学义帐,教化子弟。

天下英豪,系出门下。

门生举荐,三诏入朝。

初任中军,加封太师。

一征一胜,笃有奇功。

入宫尽礼,出殿思忠。

功高汉室,掌执文武。

享寿百岁,御葬香山。

苗迁东门,蕃居香山。

东西两派,肇基发族!

家训代传,耕读相继。

宗支奕叶,瓜瓞绵延。

千年回眸,世泽悠悠。

祖宗恩德,天高地厚。

绳其祖武,继往开来

振兴故园,任重道远。

俎豆崇奉,慎终追远。

倾诉衷肠,伏维尚飨!

楼塔历史文化研究会

先祖重玉公相关资料

楼重玉简

       楼重玉(64—131)讳   ,字重玉,号雄樵。东汉会稽人。公世袭仕宦,颇有城府:“胸藏百万甲兵而智勇不露,人以驰马试剑为能。”公发敦诗说礼为事,访名师,幵义塾, 天下英才,闻风而至者400余徒。寒者授之以衣,饥者授之以餐,以及文房四宝,无不具备,由此师生勉力,忘寒暑,惜寸阴,谨修己治人之术,明大经大法与忠君爱国之道,一时学贯天人,而怀抱利器者,多出其门。汉章帝元和二年(85),公之张、寅二生(时任五军都府两督副使)多次全力向帝举荐:“先生才兼文武,协和人神,堪为辅弼。”帝准奏,诏公之门生苏盛载帛固聘,三番后公始持节赴征。公人朝,乃献《惠平策》,帝嘉纳之,擢为谏议大夫,三军府同知。在任,公以忠恕为本,政简刑清。升三军府总都尉,加授麒麟阁护军都宪,封太师。独立朝纲,掌理丝纶,参登龙驾,代皇东征,带兵五千,破虏十万,犁巢倒穴,班师回朝。所得金帛,尽行犒赏;所经之地,鸡犬不惊,泽及军民,威振乾坤。皇恩受惠,命公正殿代皇,视朝一旬,文武拜于朝,百鸟参于阙。太师忠肝义胆,敬谨自持。汉安帝赞他:“入宫尽礼,出殿思忠;功高汉室,掌执武文;边安寇静,王世乃兴;凡为臣子,孰克与京。”安人冯氏、任氏,累封宜人进封一品夫人。汉顺帝永建六年(131) 五月十二日薨于朝,享年68岁。钦命侍郎李汪送柩还乡,寻龙择地,御葬于乌伤香山。由李汪撰墓志铭,题其碑曰:汉阳嘉御葬太师重玉楼公墓。周围建墙垣,翁仲橐驼,华表森立左右,复建一庵以护茔。公之幼子良䯄偕子龙升,因庐墓遂居香山,乌伤楼氏实始于此。

                       摘自《中华楼氏通鉴》

楼重玉墓

       位于风光秀丽的浙江省义乌巿城西街道香山。香山因背倚香炉峰而名。东汉顺帝永建六年(131 ),公御葬于此,并于墓右建庵以护茔。

       墓建成后,遵照祖训,长子良骥归会稽奉祖祀,幼子良䯄偕子龙升,定居香山以庐修墓。南朝梁武帝天监年间(502—519),高僧嵩头陀达摩居香山丝林间,与重玉公十三世孙楼偃(义乌黄山人,梁武帝因功封他为护军上柱燕国公,致仕后曾居此)相遇,劝他主持建香山寺,楼欣然应允。并带头捐募建寺于护茔庵旁,规模不大,后因年久失修而毁废。至南宋高宗绍兴二十七年(1157),时任工部郎中的喻良能,奏请皇帝批准重建香山寺。重建后的香山寺,规模宏大,且位于重玉公的墓前,引起楼姓后裔的不满,认为它破坏了重玉公墓的好风水。从此,楼姓后裔和建寺一方屡兴诉讼争斗之风波,长达700年之久。民国16年(1927)2月一次最大的纠纷中,酿成火烧香山寺,有5人被杀害、4人死于监狱的悲剧。此后,当地政府为了防止悲剧重演,发现双方有建寺、修墓的行动,就出面干预并制止。由于寺、墓屡建屡毁,墓地长期一片荒凉。近两年来,建寺方另择佳地建寺,楼氏族人也于2011年春集资重修重玉公墓。

 摘自《中华楼氏通鉴》 

楼氏谱系表如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