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楼”余姚一个红色革命摇篮的自然村

“苏楼”余姚一个红色革命摇篮的自然村

“苏楼”坐落于姚江郁家湾南岸,出余姚东泰门六里地,北面有黄箭线,南面有古乍线直通市区。余姚城乡公交车401、405、533路在村设站停靠。“苏楼”是一个名不见经传、地图上难觅的小村庄,村上居住着苏、楼两姓村民故名“苏楼”。据《余姚楼氏宗谱》记载是余姚楼氏始祖楼俪公之12世孙楼铨于清康熙19年(1680)迁入的,至今已历338年。苏楼旧属余姚县梨洲乡。解放后为了纪念烈士楼明山,把“苏楼”改名为“明山”,现常住人口700人。隶属于余姚市梨洲街道明伟村。(也为纪念楼明山,周之伟两位烈士命名)。
        我国知名的作家、出版家、翻译家楼适夷(1905—2001)系与苏楼楼氏后裔同宗同支的楼氏族人,他1927年在大革命时期任余姚第一个共产党支部书记,参加四明山抗日游击战争,1945年10月与谭启龙一起参加北撤的革命战士。他不忘初心,牢记使命,为革命奋斗一生的精神,像母鸡孵蛋一样鼓舞着、引领着,把苏楼已出五服之外的十一位楼氏族人子弟,先后踏上革命征途,为革命,为人民的解放事业奉献着青春年华,甚至献出宝贵的生命,为革命,为人民流尽最后一滴血。他们是:
楼俪公19世孙楼子春,(1906—1995)苏楼人,是1927年入党的老党员,是一个专门研究鲁迅先生的行家;
        楼俪公19世孙楼炜春,(1910—1994),苏楼人,是楼子春胞弟,在上世纪三十年代跟随先生在上海参加革命活动,共同开办书店。是鲁迅先生的学生,是当时活跃在文化界的文化名人。适夷、子春、炜春人称上海楼氏三兄弟。
        楼俪公20世孙楼明山(1913—1941),苏楼人,原名彭年,为革命结拜兄弟改名楼明山,他早年去上海楼适夷、楼炜春开办的天马书店当学徒,而走上革命道路,1938年入党,为此坐过国民党的牢,后由楼适夷介绍去革命圣地延安进修学习,回来后去四明山参加抗日战争,任新汇乡(大岚)民主乡长,后又因革命需要调任舟山,改名楼童生,任定海东区指导员兼代理区长,1941年5月为舍身救战友,与日寇血战于舟山黄杨尖山上,寡不敌众,弹尽粮绝。壮烈牺牲。1977年,当时的定海县政府为楼童生等35位烈士建造烈士墓,后余姚县的党和政府,又把他的灵柩迁移至余姚胜归山烈士陵园内。供后人瞻仰。
        楼俪公19世楼满春(1920—1948)苏楼人,为革命结拜兄弟逐改名楼虎山,1942年参加革命,投入四明山抗日武装斗争。后入党,1945年9月和楼适夷一起北撤,任华野第一纵队三师连长,1948年牺牲在安徽省萧县。年仅29岁。
        楼俪公廿世孙,原名楼业治,为革命结拜三兄弟改名楼常山,(1920--2009)苏楼人。中共党员早年在上海经商,后受楼适夷的影响,上了四明山打游击。1945年北撤苏北,编为新四军。在解放战争中,参加过孟良固战役,淮海战役,上海解放。1952年抗美援朝,1955年回国。1957年转业地方,历任余姚人民法院股长,梁弄区委主任,化肥厂、农机厂、汽配厂书记。是一位老革命,老同志,2009年去世享年86岁。明山、虎山、常山结拜称为苏楼革命三兄弟;(此信息系他儿子余姚退休干部楼国新提供)。
        楼俪公21世孙楼仁宇(1928---1949)苏楼人四明山游击队武工队员。1949年5月16日,在姚江郁家湾江面上拦截国民党渍退去宁波的轮船上。与敌军夺枪战斗不幸中弹牺牲。为革命献出了年仅22岁的宝贵生命。这次战斗离余姚解放5月23日仅差8天,真是可惜呀!
         楼俪公廿世孙楼安宝,(1926---?)苏楼人,解放前曾任我四明山游击队沿江区联络站站长1949年4月曾在郁浪浦江面,激获渍败的国民党枪支的战斗。1970年9月楼安宝曾任余姚镇党委副书记(余姚档案馆查实)。参加革命的楼氏子弟还有:我四明山游击队沿江区武工队员楼俪公廿世孙楼舜年、楼俪公21世孙楼仁员、楼仁洪、楼德千。
         除上述革命前辈外,苏楼还出过一位余姚地方戏姚剧的创始名角,他就是楼俪公19世孙楼阿木,(1888—1941)谱名楼鉴椿,他是余姚滩簧鼎盛时期的名角,也是余姚滩簧的创始人之一在上海滩搭社唱戏,红极一时。他的拿手绝活有《跳窗》《徐阿珍》《打铜宝》《卖草囤》等多出滩簧老戏,其演唱速度之快,咬字吐音清晰,姚滩韵味醇厚,堪称一绝,深受观众喜爱。他不仅做戏好,做人好,他还艺高胆大,善于应付演出中的突发情况。
         《余姚楼氏宗谱》,八卷八册,民国八年(1919)昼锦堂木活字本,楼占彪、步青纂修。根据宗谱记载,余姚楼氏始祖楼俪,字道六,于宋咸淳间(1265--1274)由宁波迁居来姚,是为迁姚一世祖。
         斗转星移,日月轮换。前辈们一生为之奋斗的目标已经达到、美好的梦想已将实现。昔日的苏楼已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旧貌换新颜。富裕代替了贫穷,安居乐业取代了颠沛流连。楼上楼下电灯电话,进出包车(轿车)的预想愿望,已经早早实现,社会已经迈入新时代,登上发展的快车道,进入了信息化时代。楼氏前辈们,请您们地下好好安息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