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仙故里 尘世瑶台】千古传奇百药山

【神仙故里 尘世瑶台】千古传奇百药山

       萧山楼塔镇岩山村岩下自然村村后的百药山,又称究山、镜台山、白石山、四角尖、笔架山。“究山”,是最古老的山名,意为山中有九个洞穴。“镜台山”,是古文献记载的山名。“白石山”,是历史上的几位文人墨客,根据山中部分区块的岩石当年呈白色,撰写游记所用的名称。“四角尖”是楼塔镇大黄岭村水阁、夏坞等自然村村民的叫法,因地域不同,看到的山的形态也不同,有局限性。“笔架山”,是因为其山峰酷似巨型笔架,横空参天。但是楼塔镇当地极大多数人习惯上叫“百药山”。

灵秀之山有神仙

   百药山主峰海拔612米,其高度比楼塔镇镜内的雪环山低100多米,但是它的知名度却高于雪环山,“山不在高,有仙则名”,因为百药山和仙人有不解之缘。

       相传古时候百药山下住着一位樵夫,打柴为生。某年某月某日,樵夫在山上打柴,因天气炎热,出了一身汗,有点口渴。山中一泓清流潺潺流淌,在山坡平坦处形成一个小水潭,泉水清澈甘冽。樵夫走到水潭边,双膝跪地,低头将嘴凑近水面,咕咚咕咚地喝了起来,解除了口渴。

      樵夫意想不到的是,在他饱喝泉水的前一刻,一条蕲蛇在水潭中洗过澡,并将一股毒汁喷吐在水潭中。其时,八仙之首的铁拐李,驾着祥云刚巧途经此山上空,目睹了全过程。正准备降落此山,为水潭中的山泉解毒,但还是晚了一步,樵夫已喝了有毒的泉水。此时,樵夫腹中隐隐作痛,意识到泉水可能有毒。他不慌不忙,镇静地在山坡上拔了一株土名叫“七叶一枝花”的野草塞进嘴中,咬嚼后咽下,倾刻安然无恙。

       铁拐李觉得有点不可思议,向樵夫讲述他刚才看到的一幕。樵夫说此地的老百姓都能用草药治病和解毒。铁拐李听后,感慨颇深。人间虽有良药,怎能和自己药葫芦中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仙界神药相比,仙人理应灵药济世,佑护苍生。于是解下药葫芦,将无穷无尽的仙药倾倒在山上。从此这座山漫山遍野长满了草药,任凭釆挖,生生不息。由此,此山得名“百药山”。

       又据南朝时期的《世说新语》记载,东晋名士许询,字玄度(元度),“隐在永兴(萧山古称)南幽穴中”,意思是许玄度在永兴县南部偏僻的山洞中隐居,“永兴南幽穴中”,即萧山楼塔镇岩山村百药山之“石煏弄”。许询在洞穴中栖身,在岩石旁炼丹,传说后来羽化成仙。后人在文献和追忆他的诗文中,都将许询称作“仙人”、“羽客”,楼塔镇楼家塔至田村一带,因此而得古地名“仙岩”。

       百药山得天地之灵气,受日月之精华,自然赢得仙人的光顾和眷恋。

       在历史的长河中,每当寒风凛冽的严冬,百药山的山峰总是率先银装素裹,仿佛仙翁之白发;在炎热干旱的夏季,百药山总是先垂下雨帘,甘露润物泽世,赐福人间;在三秋之夜晚,一轮明月高悬在百药山峰顶,将蟾宫银辉洒遍仙岩。

洞天福地留仙踪

   元代名僧释道澄在至顺二年(1331)撰写的《绍兴路萧山县咸通重兴之院记》一文中说,重兴寺“寺坐镜台峰(百药山)……左有仙人石,傍有仙人洞,每以云气出入验晴雨。穹屏叠障,壁立千仞,境趣奇矣。昔王勃题诗于上云:“崔嵬怪石立溪滨,曾隐征君下钓纶。东有祠堂西有寺,清风岩下百花春”。清乾隆年间的《越中杂识》引康熙年间的《绍兴府志》说,“唐王子安刻石诗,在萧山县南九十里大山石壁,水涸石露,乃见其迹”。于是,释道澄笔下的“仙人石”、“仙人洞”,和王勃刻石诗中的“征君溪滨垂钓处”,成了“仙踪”。

       清嘉庆四年(1799),萧山仙岩楼氏28世的楼晓亭(1752—1807),一位颇有文才的庠塾先生,写了一组《仙岩八景诗》,共八首七律,其中一首是“元度仙踪”。诗曰:

征君羽化几千年,

怪壁嵯峩立水边。

 洞口桃花春尚醉,

 岩间月魄夜犹圆。

 云迷古寺疑烧药,

 鹤立前溪似待仙。

 丹灶虽非山色是,

 清风林下思悠然。

   楼晓亭的“元度仙踪”,成了百药山的千古绝唱。嗣后,仙岩楼氏28世、道光戊子科举人楼镜蓉,仙岩楼氏31世的年青才俊楼泰钦,和楼晓亭诗韵,也写了《仙岩八景诗》,分别在“元度仙踪”诗中,有“烟云变幻山中静,花木幽闲洞口多”、“突兀诚夸天地造,玲珑不籍匠人镌”的描述。

       百药山上的“仙人洞”,是哪个洞穴?“仙人石”在百药山何处?仙人下钓纶处在哪里?百药山上许询炼丹处在何地?千百年来,众说纷纭,未有定论。

       2018年至2020年,萧山楼塔历史文化研究会的文史爱好者,认真考证古文献的记载,参考民间的主流说法,三年间十余次登上百药山,实地勘查、寻觅仙踪,反复比对,慎重论证,终于一一认定,使仙踪“对号入座”。

       “仙人洞”,就是主峰南侧第二峰上的“石煏弄”。在南侧第二峰的东坡和西坡,岩石嶙峋,千姿百态,或突兀、或堆积、或重叠、或集聚、或镂空,有众多小洞穴,较有名的如“狮孔洞”、“无底洞”等。但洞穴的空间都很狭窄,没有达到穴居条件。而“石煏弄”,是百药山上空间最大的岩洞,有东、西两个洞口,东洞口大一点,西洞口很小,两个洞囗都得侧着身子弯着腰,贴着石壁才能进入洞中。洞深13米,最高处3.5米,最宽处1.8米。两块巨型岩石呈“人”字形倾斜,象两檐落水的屋顶。北洞壁高,南洞壁低,交叉处有大小不等的空隙,但雨水难以淋入洞内。岩洞之形状,类似本地槽产以青竹原料手工造纸,烘晒纸张的煏弄,因此俗名“石煏弄”。“仙人洞”因有两个洞口,空气对流,不会让人感觉“气闷”。却洞顶有“天沟”,釆光条件好,不同于其他洞穴昏暗漆黑。“仙人洞”四周,植被茂盛,空气清新,显得静谧、清幽、舒适。

       “仙人洞”南侧下坡约8米处,有“神仙屋”,它是大自然的杰作,四块岩石神奇地组合在一起,精巧玲珑,成天然“石屋”。“神仙屋”高1.4米,深1.4米,宽1.2米,能避雨,可憩息,是传说中的许询炼丹处。

       在“仙人洞”下坡约150米处,有两座巨石一上一下并列矗立,高约20余米,和文献中记述的“穹屏叠障,壁立千仞”相吻合,岩山村村民称之为“竖石塔”。两座岩石的间距不足一米,有两个“石球”镶嵌在间隙中。岩石上灌木丛生,绿草芊芊,显示着“千磨万击还坚劲”的强劲生命力。这两座巨石,就是文献中所说的“仙人石”,“玄度岩”可能是他的别名。

       百药山南麓的“龙尾巴潭”,是仙人的垂钓处。其地形地貌和《越中杂识》的记述及王勃诗句“崔嵬怪石立溪滨,曾隐征君下钓纶”的描写相符合。

      百药山洞天福地,神仙故里。斗转星移,岁月更替,阆苑仙踪,万世不泯!

山中古村桃园里

   “仙人石”下坡约300米处有一大片山坳缓坡,据传古时候是一个村落。村民以樵薪农耕为生,安居乐业,日子过得顺达祥和。

       一天,一个英俊的小伙子途经“桃园里”,在村口一老翁家憩息,淳朴好客的主人热情地招待了他,拿出自己酿制的土酒,烧了几样山村的传统菜和小伙子对饮。一老一少,说话投机,不亦乐乎,竟成了忘年交,后来小伙子就成了老翁家的常客。

       某年大旱,“桃园里”山地和梯田上的庄稼眼看一天天枯萎下去,村民忧心如焚,望天兴叹,几乎绝望。适逢小伙子又来到老翁家中,见老翁愁眉苦脸,询问情形后,小伙子竟自告奋勇地对老翁说,愿意帮助桃园里村下一场大雨,解除旱情。老翁以为小伙子说的是安慰的话,没有放在心上。意想不到小伙子离开老翁家不到半个时辰,突然天空乌云密布,雷声轰呜,大雨倾盆,淋漓酣畅地下了两个时辰。旱情终于解除,庄稼起死回生,“桃园里”又恢复了生机,村民欢呼雀跃,全村欢腾。

       次日小伙子又来到老翁家中,他向老翁说了真情,原来小伙子是东海龙宫的青龟大将,因擅自施雨,触犯天条,将受到严厉惩处,是特地来“桃园里”向老翁告别的。老翁热泪盈眶,斟酒为小伙子饯行。小伙子喝完老翁的饯行酒后,昂首阔步地走出老翁的茅屋。须臾,天地漆黑,闪电刺眼,雷声大作,一瞬间复艳阳高照。老翁走出茅屋,发现小伙子倒在一个村民称之为“鸡笼池”的地方。走近一看,小伙子已无生命迹象。

      “桃园里”的乡亲们万箭穿心,含泪为小伙配备棺木就地安葬。坟墓刚建好,突然变成一块乌龟形状的大青石(即遗存至今的乌龟石)。

      优美的传说,演绎了仙界与尘世可歌可泣的旷世之爱。 

      近年岩山村村民在“桃园里”开发山庄,发展高山种植业,在平整土地时,挖出了许多砖瓦碎片,却分布范围广,印证了“桃园里”古村历史上的存在。“桃园里”到山脚的层层梯田,早于山脚的岩下自然村楼姓村民先祖的迁徙时间,也佐证在岩下村肇始前,就有先民在百药山的山腰缓坡居住生息。沧海桑田,世事无常,不知何故“桃园里”这个古村湮没在历史的尘埃中!是山洪?是兵燹?是迁徙?是瘟疫?是地震?给后人留下了一个不解之谜。  

      百药山是上天赐于楼塔人的瑰宝,也是楼塔镇的金名片。随着乡村振兴战略的大力实施,美丽乡村建设的深入推进,百药山的林道前几年已通车,目前百药山的游步道也即将竣工,游步道将重兴寺遗址(重兴寺信仰点)、桃园里古村、狮孔石、仙人石、神仙屋、仙人洞等景点串连起来。山径崎岖旧痕迹,游道逶迤新景观,百药山必定会迎来更多的游山人。



撰文:楼关堂

校对:楼泽鸣

摄影:俞志仁 楼  颖 解爱荣 楼长德 

          楼纪明 楼杭松 楼 兴 楼 喆 钟 强

审阅:楼国生

视频:楼 喆

编辑:楼飞华